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我再次看向那一大片那些纸灰,心说,难道是有人最近过这里来祭拜鬼门关,因此焚烧过东西?

    张师父也抓起一把纸灰看了看,脸上透着疑惑说:“奇怪,是谁跑到这里烧过东西?”

    虽然那东西回去了它原本生活的地方,可是张师父却丝毫没有轻松的样子,按照他的说法,我们这里的世界正在发生混乱,后面说不定还会有更严重的事情发生。具体导致世界混乱的原因是什么,张师父眼下也弄不出清楚。我忽然想到谢天,这个人如果也是因为我们这里的世界混乱,可以通过阴阳奇门进入那个“鬼村”,同死鬼进行交易,因此跑到我们这里来,那么,他说不定知道导致我们这里的世界发生混乱的原因是什么。我看向谢凌,只见她目光怔怔站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本想向王大麻子询问,看我家出事是不是跟他个混蛋有关,可是那东西跑了以后,王大麻子的脸色虽然恢复了正常,但是整个人却陷入了昏迷当中。我们把他抬到他那破烂家里的破床上,喂他吃了一些从学校里拿来的热过以后的剩菜,王大麻子还是没有要苏醒的样子。

    “他这是怎么了?”我问。

    张师父皱紧眉头,看着王大麻子一言不发,见他那样子,我感觉王大麻子的情况可能有点严重,张师父应该是在想办法救他。虽然我迫不及待想知道关于王大麻子的底细,但也要等张师父把他救醒以后才可以询问。

    天早已大亮了,折腾了整整一个晚上,我真是又累又困。谢凌打了个哈欠,看了看表说,二东子我们走吧,去我家吃饭,然后休息。我心里求之不得。

    由于山路不好走,谢凌昨晚是走路过来的,来到她家,已经将近中午了。

    午饭过后,我从下午一觉睡到晚上的九点多钟,醒来谢凌早已准备好了晚饭,想到今晚有“邮包”要送,我心里面期待中又有些不安,没多少胃口吃东西。

    谢凌之前只是跟我说最近几天可能会有邮包要送,可是突然又变成了今晚,而且她还昨天夜里走路去我们村小学通知我……想到这些,我忍不住问谢凌,“是不是每次去送邮包,都是临时接到通知的?”

    “对。”谢凌说。

    我不知道谢凌是怎么“接通知”的,既然收邮包的那是一个鬼村,难道说,谢凌是用她当初跟张桂花通灵的那种所谓灵香,跟鬼村的人,应该说是鬼,进行通灵,因此得知有鬼索要邮包的?

    我记得上次谢凌带我去送邮包,是十一点多从她家里面出发的,可是这晚一直坐到十二点都过了,谢凌还没有要动身的意思。可能是见我不时地看表,谢凌说不用着急,我们今晚两点出发也不晚。

    两点还差十分钟的时候,谢凌终于起身站了起来。

    这晚没有下雨,可是镇西的那条河,河面上仍然有淡淡的水雾在飘荡。来到水边那个古老的渡口,吸着清凉的水气,我原本已经稳下的心又有些提了起来。

    没过多一会儿,那条船出现了。镇西这里平常就很少有人来,深更半夜就更不会有人了,如果万一有个人过来,看到这么一艘棺材一样的船,船头站着一个身穿“寿衣”,脸涂的黑黑的人,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

    我那天顺着河一直走到我们村子,都没看到这条船,实在有些好奇它究竟是从哪里过来的,给我们发邮包的这人又是什么来路,听这人的口音,应该不是我们本地人,那么他到底是从哪里过来的?

    今晚还是那个人,邮包也跟那晚的那件样子差不多,只是稍微小了一些,交接的过程同那晚也没多大差别,所以我就不赘述了。

    取了邮包以后,谢凌骑电动车载着我,朝着镇南的那片乱坟地驶去。谢凌说了,只有从那里才能打开阴阳奇门的那什么“八门”,所以每次领了邮包都要先到那里去,具体为什么这样,为什么在那里才能打开八门,谢凌那晚却没告诉我,只说是由于某种“特殊原因”。

    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