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我以为谢凌要带我去邮局,但是从巷子里出来以后,她却一拐弯,往镇西驶去。

    很快,我们便出了镇子,晚风一吹,谢凌的头发梢不断飘到我脸上,闻着她身上的香味儿,我有一种陶陶欲醉的感觉。在以前的时候,这样的女孩儿不是我这种吊丝能接触到的。由于坐的离谢凌很近,我的两腿夹着她,感觉着她的轮廓和弹性,身体渐渐开始有了反应,脑袋里晕晕乎乎的。直到谢凌“吱”一下刹住车,我才清醒过来,往四处一看,我发现这是来到南山镇镇西的那条河了。

    眼前这条河,就是陈孟发讲那件往事时提到的,当年闹旱灾时干涸的那一条。这条河是南北走向的,河两边有不少山,同属于南山一脉,河道往北从我们村西大约六七里处折而向东流淌,从我们村北经过,我们村的坟地就在河堤那里,小的时候,我常常跟村子里的小伙伴儿去那里捉迷藏搞野炊。

    以前交通闭塞的时候,这条河是我们镇里做生意的商人往山外倒卖土特产的唯一通道,现在我们下张村村东七八里就有公路,那条公路从山中穿过,一直通到南山镇上来,由于交通便利,于是河运便废弃了,但是以前的老渡口还在,早已经长满了草。

    谢凌明明说要带我去送邮包的,怎么却来到这条河这里了?

    谢凌好像明白我的心思,她说:“我带你过来是来领邮包的,邮包会从河里运过来。”

    我听了以后感觉十分惊奇,镇上明明有公路,邮局里也有车,为什么邮包不用车运,而是走几十年前河运的老路子?

    把电动车停在一棵树底下,谢凌带着我沿着古旧的石阶往下走,来到以前的老渡口。说是渡口,其实就是用一块块石头铺设,紧靠水边的一片面积并不算多大的平台。平台早已凹凸不平,石头缝隙里长满了草。距离渡口不远的河堤斜坡上矗立着一座房子,木头搭建的,也不知建于什么年代,早已经废弃,歪歪斜斜快要倒塌了。

    因为下过雨,所以这河面上飘浮着很多水雾,黯淡的水光倒映着昏黑的天色,往远处就什么也看不清了,河两边那些起伏的山头被朦胧水雾包裹着,感觉颇有些诡秘。

    我跟谢凌两个蹲在平台上,默默等待着,我不时便往南,往河的上游张望,因为我认为邮包会从上游被运过来。时间一点点过去,我这样望着望着,突然就听有水声从下游传来,急忙掉转头,我看到有一条船正从穿破水雾,往我们这里而来。

    自从几十年前河运被废弃以后,我们这里就再没有船了,我对船的印象,都是来自村里老人的描述,再就是从电视上见到的。眼下过来的这是一条木船,一条看着很古怪的木船,船身被漆成漆黑的颜色,像是一口船形的棺材在河面上走。船头站着一个身穿跟船身一样黑的衣服的人,随着他扳动双桨,发出哗哗的水声,船便往前飘行。

    “东西带过来了吗?”谢凌喊了一句,声音在河道里传开。

    “带来了。”船头那人应道,他的声音哑哑的,像是由一口裂了缝的破锣发出,令人听了感觉有些牙碜,心里犯膈应那种。

    当船来到近处停靠在平台旁边,借着水光,可以隐约分辨出船头那人的样子,只见他大概四十岁上下年纪,脸膛漆黑,那种黑不是他皮肤的颜色,而是他脸上涂的有像是锅底灰之类的东西。再看这人的衣服,我不由便是一愣,他身上所穿的衣服,像是民国那种款式,又像是花圈寿衣店里卖的那种寿衣,上面带团花那种……突然间,我想到那晚所见的那个死鬼老头子,那老头儿身上所穿的,就跟这人的衣服差不多!

    我吓了一跳,急忙往水里面看,虽然由于很黑看不太清,但是仍能够看到这人投在水里的影子,既然有影子,那么他应该就不是鬼。

    见我始终盯着他看,这人指着我问:“他是谁?”

    “哦,他叫二东子。”谢凌说,“以后会由他跟你接头。”

    那人点了点头,斜着眼睛朝我打量,我被他看的全身不自在。

    “把东西给我吧。”谢凌说道。

    那人从船舱里抱起一个足有篮球筐那么大的包裹,往平台上递过来,我急忙伸手去接。当我把包裹接在手里,顿时又一愣,看起来这么大的一个包裹,居然像是没有重量,仿佛里面包的是块海绵。

    这只包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