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看起来一片乱坟岗子,或大或小的坟包,东一座西一座矗立在山坡上。坟包与坟包之间长满了荒草,有的齐腰那么高,此外还有不少墓碑,东倒西歪的。

    由于山坡的阻挡,这里没什么风,满天星光下,那些墓碑透着冰冷阴森,再加上草丛中不知名的昆虫弄出的窸窸窣窣声响,给人感觉说不出的荒凉诡异。

    我的心砰砰乱跳着,谢凌说,如果我能够找到和死亡有关的“事物”,那么,害死张桂花的那只孤魂野鬼一定就在那事物附近!眼下,我找到一片乱坟岗子,那只鬼会在这片坟岗子里吗?

    虽然我极力控制着自己,但是胳膊还是忍不住发抖,手电光晃来晃去照了一圈,这里除了坟就是碑,再就是草,没看到有别的什么“东西”。把手电装起来,我紧了紧裤腰带,抬脚朝坟坡上走去。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每走一步,我感觉那些坟包都在随着我走路的震动乱晃悠,腿趟进荒草,似乎有一股股冷气不断在往我裤管里面钻。

    来到坟岗的中央位置,我里面的衣服已经全被汗水给湿透了。取出那只包有香灰的纸包,我费了不少劲,才用谢凌给我的她的两根头发把纸包给绑住。两根手指捏着头发,我把那纸包提了起来。

    谢凌说,由于她曾借助那三根“灵香”同张桂花进行通灵,因此,香燃烧后的香灰上带有张桂花亡魂的磁场。而由于张桂花是被那只孤魂野鬼给害死的,所以,那只孤魂野鬼的“身上”,也带有她的磁场,在磁场之间的相互作用下,如果那只鬼就在附近的话,那么,包有香灰的这只纸包就会有反应。

    我缓缓把气息吸进呼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两眼死死盯着那纸包。没有一丝的风,纸包把头发拉得直直的,垂在正冲我肚子的部位。每一秒都特别的漫长,感觉过了好久了,纸包都没反应,会不会是因为我离那只鬼太远了,因此纸包感应不到?

    就在我打算换一个位置的时候,突然之间,原本纹丝不动的纸包就像被一股微风给吹着,缓缓朝着一个方向飘去。我脑门儿上的青筋鼓凸了起来,来不及细想,一把抓过那纸包拆开,把里面的香灰淋头倒了下来。

    香灰散开,淋了我满头满脸,身上也都是,我不敢迟疑停顿,壮起胆子,小心翼翼朝着纸包刚才飘浮的方向走去。

    当我越过一块墓碑的时候,突然就觉得有一股阴风朝我的后背袭来,身上的汗毛齐刷刷竖立而起,紧接着,我感觉似乎有个凉凉的东西一下子便贴在了我的后背上……直觉告诉我,应该就是那只鬼,它被我身上的香灰引了出来,附贴在了我背上,接下来我要做的,就是把它给带回去!

    谢凌让我在回去的过程中既不能说话,也不能回头看,不然的话,那只鬼会很容易失去“麻痹”,一旦如果被它发现是我在带着它走,不一定会有什么后果……

    我特别紧张,神经随时都会崩断,后背传来的那种诡异的“凉”,一阵阵往我的骨头缝里面钻不说,还有一种难以形容的麻麻痒痒的感觉从后背上传来,那种感觉令我控制不住想要把手伸到后背挠一挠。

    一步一步挪下坟坡,我顺着来路走去。没有人知道那种感觉有多难受,我不光要留意背后的动静,感应那种“凉”,还要时刻注意周围的动静,以免出现意外情况。渐渐的,我的意识开始变得朦胧,整个人仿佛在梦游,天地变的极大,我的身周也似乎出现了空隙,走路的脚步声带着“空空”的回音。

    好在,一路都很顺利,我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终于望到我们村庄的时候,我快要虚脱了,咬牙硬撑着往前。

    就在我刚刚走进村口的时候,意外还是发生了。

    “二东子!”

    随着一声叫嚷,一个人从暗处跳了出来。我的精神猛一下紧紧绷住,星光下打量那人,是王大麻子……

    陈孟发明明在大喇叭里通知了的,让村里的所有人今晚都呆在家里面,不可以出来,这个王大麻子不知道是没听到广播,还是根本就没把陈孟发的话当回事,此刻他从村子口跳出来,挡住了我的去路。

    我急忙停住了脚步。

    “二东子你这是去哪儿了?”

    想到谢凌的话,我全身冷汗直冒,不敢开口回答,眼看着王大麻子缓缓朝我走过来,我恨不得一脚踹死这个王八蛋,却也不敢乱动。

    “二东子。”王大麻子边走边说,“我跑去学校找你没找到,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了。那什么,兄弟啊,之前都是王哥我的不是,我不该在村里造谣,害的所有人都认为你是个灾星。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