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循着声音看过去,我看到一个人正顺着路迈着大步朝我这里走来,星光下,那人的肩头还扛着一个人,看样子是一个女人,穿着红红的衣服……

    那一刻,我对谢凌佩服的五体投地,不仅是因为“带着穿红衣服女人的男人”出现了,还因为她所说的“天时”,试想一下,如果我没有在那棵树底下抽烟耽搁那一会儿,那么我肯定就会和这两个人错过去,实在太神奇了!

    可是,这个男的为什么是把女人扛在肩膀上的?难道是女人病了?

    我迎着二人走过去,越走越觉得好像哪里不大对劲,当离的更近了些,我仔细一看,那男的肩膀上扛的根本就不是活人,而是一个女纸人……

    我一下就愣住了,脚步也跟着停住。谢凌说让我见到“带着穿红衣服女人的男人”以后,对那男的说“大哥,你老婆好漂亮啊”,虽然这话有点没头没脑,甚至有点二逼,但在我原本的想象中,只要我的表情极尽善良,样子极尽诚恳,对方应该就不会把我当成图谋不轨的歹人。任何男人听到有人夸他老婆漂亮,只要你是不带恶意的,那么他应该会很高兴才对,如此的话,只要我把在市里打了几年工磨练出的口才发挥出来,向那男的询问他老婆的娘家在哪里,应该会很容易问到。

    可是,眼前的情形却大出我所料,这个“穿红衣服的女人”根本就不是活人,而是一个被扛在肩上的女纸人!眼见那男的就要到我跟前了,我的脑子已经完全懵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可能是见我这么一个大活人大晚上的挡在路中央,那个男的也有点紧张,他瞄了我一眼,差点没扛稳,纸人从他肩膀上掉下来,只见他手掌心往上一抬,“啪”一下打在了那纸人的脸上,把那纸人又打了上去。

    眼看着那男的就要从我身边绕过去了,想到张桂花今晚十二点就要带我走,我把牙一咬,攥住拳头道,“大哥!”

    那男的身体一震,停住脚朝我看过来,“你……有事吗?”

    “大哥,那个,你你……我我……”

    那男的眉头皱了皱,没好气儿地说:“什么你你我我的,没事我走了啊!”

    “哎哎,大哥,那个……”我把心一横,指住那纸人道,“你老婆好漂亮啊!”

    那男的呆住了,呆了足足有四五秒,他飞着唾沫星子道:“我说你这个人是不是有病?你把刚才那话再给老子重复一遍试试?”

    “你老婆,好漂亮啊……”

    那男的勃然大怒,指着那纸人气急败坏道:“你奶奶的,这是你老婆还差不多!你个煞笔找茬是不是啊?!”

    “大哥你听我解释……”

    “解释你大爷呀解释!”

    那男的抱着那纸人“哗哗啦啦”就朝我抡了过来,我闪身躲开,撒腿就跑,那男的穷追不舍,“你他娘的给我站住!”

    “我不站住!”

    我像被狗撵的一样撒开两脚猛跑,那男的毕竟抱着个纸人,很快就追不上了。跑了一阵,见那男的没有追过来,我停住脚慢慢走,呼哧哧喘着粗气,心说谢凌这出的都是些什么馊点子?接下来该怎么办?我可没有勇气回头再去找那男的问他“丈母娘”家在哪里了,不然不被他打死才怪!那我要怎么办?

    我这样走着,忽然发现,不知不觉的,我被那男的撵着走上了他过来所走的路,心里面突然一亮,既然“穿红衣的女人”是一个女纸人,那么所谓的“她”的“娘家”,岂不就是“扎纸店”吗?

    想到此处,我欣喜若狂,加快脚步朝路的前方走去。

    走了大概一里多路,我来到一个村子,这是一个挺大的村子,时间还尚早,村子里到处都是灯光。

    拦住一个过路的,我向他询问,“大哥,请问一下,你们这里有扎纸店吗?”

    “有啊。”那人挺热情,脱口道:“怎么,你家死人了?”

    我眉头皱了皱,那人一拍脑袋:“对不起对不起,你一直往西走,走到出村子的最西头,就能看到扎纸店了。”

    我照那人说的沿着村路往西,果然看到有一座亮着灯的房子孤零零坐落在那里。

    看起来,这是一家新开不久的纸扎店,虽然房子从外面看挺老旧,但是屋里的墙皮和屋顶却装修的很新。屋子的正中摆放着各种扎好的纸人纸马,昏黄灯光照射下,红红绿绿,死气沉沉,感觉有点瘆。

    我手心里捏满了汗,深呼吸一下叫道:“请问有人吗?”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