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司徒兰心听了上官瑞的话十分激动,迫切的问:“是什么计划?”

    上官瑞温柔的凝望她几眼,手指一戳她的脑门:“不告诉你。”

    “怎么可以这样?快告诉我?”

    “就不告诉你。”

    “你说不说?”

    她开始挠他的痒痒,上官瑞被她挠得浑身麻痒,笑着说:“别再挠了,把我火给挠上来,待会我控制不住,你别又嚷着肚子疼。”

    “那你告诉我呀?”

    上官瑞摇头,语重心长道:“你现在怀孕不要过问这些商场上的事,多操心操心怎么才能给我生一对漂亮的孩子。”

    “我的存在对你来说就只有这样的意义么?”司徒兰心气的背过身,不再理睬他。

    “怎么了嘛?”

    “你现在跟我有隔阂了。”

    上官瑞一头雾水:“我怎么跟你有隔阂了?”

    “你老是拿怀孕作借口,不把我当自己人看。”

    呵,上官瑞哭笑不得:“我要不把你当自己人看,我会告诉你白七爷找儿子的事么?”

    “白七爷找儿子那算是个事么?我一点都不关心他能不能找到儿子,我只关心你怎么治服谭雪云。”

    “放心吧,有好消息的时候我会第一个告诉你。”

    司徒兰心还是心有不满:“算了,既然你现在不想让我过问这些事,那我干脆去f市好了。”

    “你去f市干吗?”

    上官瑞惊诧的问。

    “还能干吗?当然是去看我舅舅和舅妈。”

    “随便看一下沈清歌?”

    “咦,你怎么知道?”

    “你还真打算去看他?”上官瑞眉一挑,醋劲儿便上来了。

    “是啊,清歌前两天给我打电话,问我什么时候去f市,去的时候告诉他,他要带我去吃老坛童子鸡。”

    “哟,这家伙对你还真是贴心周到啊。”

    “那是,人家清歌跟我认识两年多,从来都是对我细心周到。”

    “左口一个清歌,右口一个清歌,是不是后悔了,当初选择清歌比选择我好?”

    “跟你孩子都有了,还说那么多干什么咧。”

    “我怎么听你这口气还真是后悔了?”

    “其实说实话,如果当初选择沈清歌的话,也个不错的选择。”

    “司徒兰心!”

    上官瑞火冒三丈了:“我不许你怀着我的孩子,却想着别的男人!”

    “我没有想他啊,是你先提起这个话题的……”

    “我提这个话题没有让你围着这个话题喋喋不休,又是细心周到,又是个不错的选择,你想气死我是不是?”

    “是你自己喜欢生气,人家沈清歌……

    “还人家沈清歌!”

    上官瑞终于忍无可忍了,粗鲁的一把将她按倒在床上,吻上她的唇,堵得她再说不出话来。

    司徒兰心晚上做了一个梦,梦到上官瑞找到了白七爷的儿子,那是个英俊帅气的小伙子,却只能看到背影看不清面庞,她越是想要看,那个人就越是不让她看,她追着他看了一晚上,直到天亮后醒来,也没看清他的真实面目。

    “老公,昨晚我做了一个梦。”

    “梦到谁了?”

    “梦到七爷的儿子了。”

    “你看,我就不能跟你说什么,才跟你说了七爷找儿子的事,你马上就开始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了,我就知道你这脑袋里装不了事,跟你说的越多,你想的也越多。”

    司徒兰心确实是这个样子,一整天在公司里,她都在为七爷儿子的事纠结,下午季风来找上官瑞,看她坐在秘书室发愣,便走过去打趣:“太太,想什么呢?”

    “啊?哦,没什么事。”

    司徒兰心回过神,随意问:“找瑞总吗?”

    “恩是的,他在吧?”

    “在的,进去吧。”

    季风点点头,转身朝总裁办公室走去,盯着他的背影,司徒兰心赫然联想到昨晚的梦,再联想到季风孤儿的身份,她突然灵机一动,季风,会不会是白七爷的儿子……

    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她焦灼的等着他出来一探究竟,二十来分钟后,季风从总裁办公室里出来了,她马上奔过去:“我跟你确认个事啊,你……”

    “怎么了?”

    季风见她欲言又止,诧异的挑眉。

    司徒兰心吞了吞口水,到嘴的话却又说不出来了,总觉得问他大腿有没有胎记这个问题有点难为情。

    “算了,没事,你走吧。”

    她挥挥手,终是不太好意思问出口,季风狐疑的撇她一眼,迈步走进了电梯间。

    待电梯门一合上,司徒兰心便来到了上官瑞的办公室,一进门就说:“瑞,我怀疑季风可能是七爷的儿子。”

    上官瑞正在签署一些文件,头也没抬的问:“你何以肯定?”

    “季风是孤儿。”

    “全世界不是只有季风一个人是孤儿。”

    “他的年龄和七爷儿子的年龄差不多。”

    “这么明显的特征白七爷不会没查过。”

    她说一句他顶一句,司徒兰心有些急了:“不管是不是,我们总要确认一下。”

    “怎么确认?”

    “你现在打电话问季风腿上有没有胎记。”

    “刚才已经问过了,没有。”

    司徒兰心怔住了,不甘心的说:“不可能,季风肯定是不好意思所以才不承认,干脆直接让他和七爷做个dna,又简单又准确。”

    上官瑞签完最后一份文件,抬起头来说:“季风会觉得你是疯子。”

    “就算他觉得我是疯子也没关系,我跟你说我的直觉向来很准,我觉得季风肯定是七爷的儿子,我昨晚梦到的背影跟他的背影很相似。”

    “行了啊你。”

    上官瑞有些不悦了:“你现在的身份是一名孕妇,不是福尔摩斯,所以不要去妄加猜测什么,七爷儿子的事我会处理,你要再不听话,从明天开始就给我安心待在家里养胎,别再来公司工作了。”

    司徒兰心跟上官瑞无法达成共识,心中有些愤愤不平,却也没有就此放弃,傍晚回到家,她找来了小姑子。

    “晴晴,我问你个比较隐私的问题啊。”

    “哦,什么问题,你问吧。”

    “季风右边大腿的内侧有没有一个指甲大小的红色胎记?”

    小姑子的脸刷一下红到了耳根,羞怯的说:“嫂子,你咋问这么难为情的的问题,这个我哪知道。”

    “别装了,以为我不知道你俩发展到什么程度了,你有好几个晚上没回家,你敢说不是在季风那里过夜的吗?”

    上官晴晴被揪住了尾巴,顿时更加难为情,吞吞吐吐的回答:“过夜……过夜是没错啦,可我真不知道他大腿上有没有那东西,我又没往他那地方看。”

    “一次都没注意到吗?”

    “恩,我们基本上都是关着灯……”

    司徒兰心叹口气:“看来要麻烦你跟他确认一下了。”

    “怎么了嫂子?”

    晴晴一头雾水,好好的问季风腿上有没有胎记干什么。

    “事情是这样的……”

    司徒兰心没有隐瞒小姑子,把白七爷找儿子的事叙述了一遍,上官晴晴一听她说完,便目瞪口呆的惊呼:“你的意思,如果季风腿上有那样一块胎记,他就不是孤儿了是吗?”

    “恩。”

    “天哪太好了,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确认!”

    晴晴激动的拿出手机,迅速拨通了季风的电话,却是提示无法接通:“奇怪,怎么打不通呢……”

    她又重拨了一遍,还是无法接通,司徒兰心耸耸肩:“算了,也不急于这一时,有的是时间确认。”

    “这白七爷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我也没见过,听你哥说是个了不起的人物,黑白两道通吃。”

    “这么厉害?”小姑子两眼放光:“要是有个这样的公公,那简直是太威风了……”

    晚上吃了晚饭,一家人围着客厅闲话家常,偏巧这时季风来了,上官晴晴开心的奔过去:“咦,你咋来了?”

    “我给你哥送份文件,他在吗?”

    “在楼上呢,我傍晚那会打你电话怎么打不通?”

    季风回忆了一下:“那时我在足浴中心,可能没信号。”

    “足浴中心?”晴晴突然怒火中烧:“你去足浴中心干吗?找小姐捏脚了吗?”

    “不是,是陪客户应酬。”

    “什么应酬要到足浴中心去应酬?不是应该去酒店或ktv的吗?”

    “客户的要求,总是要满足人家。”

    “你骗人……”

    她懊恼的松开他的胳膊,站到一边生起了闷气。

    “行了晴晴,去足浴中心应酬很正常啊,谈生意任何场所都有可能会去到,你担心足浴中心能找到小姐,那ktv或酒店就没有小姐了吗?”

    司徒兰心适时插一句,老夫人马上接洽:“就是就是,季风是替咱们家出力,你这孩子咋不领情还怪罪人家了。”

    她拍拍身边的位置:“季风,你过来坐。”季风坐到了老夫人身边。

    “你可打算什么时候跟晴晴结婚?”

    上官晴晴这时也坐到了嫂子旁边,与季风和母亲面对面,听到母亲问的问题,她的脸庞微微有些红,双眼炯炯有神的等着季风回答。

    “这个要看晴晴愿不愿意,如果她愿意现在嫁给我,我当然求之不得。”

    刚刚还窝一肚子委屈,听了季风的回答后,马上便绽出了笑颜,两人深情的对望一眼,直把一旁的司徒兰心给肉麻的掉一层鸡皮疙瘩。

    司徒兰心忍不住想,她和上官瑞,好像至今也没有如此暧昧过。

    “晴晴,你愿不愿意?”老夫人把视线睨向女儿。

    “妈,你是牧师吗?问这个问题……”晴晴羞怯的跑上了楼,别看平时大大咧咧,论及婚嫁,竟也似小女儿家一样羞怯不已。

    “老夫人,我先去找少爷了,我们有点事要谈。”

    “嗳好,你上去吧。”

    老夫人点点头,目光尽是欢喜,看来对这个女婿也是相当满意。

    “妈,真是难得,你竟然不挑剔季风的家世与我们晴晴并不相配。”

    “哎,我是被我和我儿子弄怕了,经历了一次惨痛的教训后,我深知两个人相爱比什么都重要,儿孙只有儿孙福,干涉的太多只会将他们推入不幸的深渊。”

    “妈,你能这样想,真是很好。”司徒兰心由衷感叹。

    季风进了上官瑞的书房后,整整二个小时没有出来,待终于谈完了正事出来,还没走到楼梯口,一抹纤细的身影突然窜出来,从身后将他一把抱住,他诧异的回头,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上官晴晴拽进了闺房。

    到了房间门一关,晴晴就迫不及待的解他的皮带,季风吓一跳,慌忙阻止:“晴晴你太大胆了,这可是在你家里。”

    “别动,让我看一眼就好。”

    晴晴三下五除二不由分说的解开他的皮带,把他裤子往下一拉,便蹲到地上,眨着水灵灵的眼睛抱住他的大腿,左右两边看了又看,季风倒抽口冷气,他隐忍的说:“晴晴,别这样、你起来,我们去我的公寓。”

    晴晴意识到季风想歪了,没好气的拍了一下他,红着脸说:“想什么呢,讨厌。”

    这一下可把季风的欲望给挑起来了,他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哪里经的起如此挑弄,身子一弯,将蹲在地上的晴晴捞起来,按到了墙壁上,双手撑在她的脸庞两侧,立刻低下头吻住她的嘴唇。

    她身体轻轻一颤,便被他更深地卷进了舌间的纠缠。

    纵使之前已有过数次的欢好,她面对他时,却还是依然会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跳。

    况且今天,他一改了往日的温柔,野蛮的行径给了她不一样的感觉,她主动攀上了他的脖子,开始热烈地回应他。

    他爱怜地亲她的鼻子,“都怪你玩火自焚,一进屋就脱我的裤子。”

    “我是想看你腿上有没有红胎记。”她迷糊地看着他。

    “有你那样看的吗?整个头埋在我腿间,就像电影片断中,女人取悦男人的样子,我怎么受得住这样的刺激。”

    他眉间满是爱意,这时低头重重地吻她的嘴唇。

    欢愉过后,季风将她抱到怀里,柔声询问:“你为什么要看我的大腿有没有红胎记?”

    “我嫂子说有一位名叫白七爷的人正在寻找他遗失的儿子,根据我嫂子的直觉猜测,那个人就是你……”

    噗。

    季风失笑道:“你嫂子都快成命理大师了,难怪下午那会对我欲言又止的。”

    “可是你的腿上为什么没有那块红胎记?”

    “我的腿上为什么要有那块红胎记?”

    季风反问。

    晴晴拧了拧小秀眉:“如果你有的话,你就不是孤儿了……”

    “是孤儿有什么不好,我都已经习惯了,难道晴晴你很介意吗?”

    “不介意,不介意,我一点都不介意!”

    上官晴晴怕季风多心,连忙摇头,笃定的表明自己的立场:“不管你是不是孤儿,对我来说都无所谓,因为我从来喜欢的都只是你的人,而不是你的身家背景。”

    季风爱怜的吻了吻她的额头:“谢谢。”

    他起身穿衣服要走,晴晴却舍不得让他走,拽住他的胳膊撒娇:“不要走了,今晚就留在这里过夜吧。”

    “不行,我们现在虽然是恋人关系,但毕竟没有结婚,留在这里过夜影响不好,明天一早被你家人看到我会很不好意思。”

    “真的不能留吗?”

    “放心,等忙完了这段时间,我会正式跟你求婚,到时候我们有的时间腻在一起。”

    再次吻了吻她娇美的红唇,季风离开了她的闺房,他蹑手蹑脚的下楼,准备神不知鬼不觉的出去,却很不走运的被一个人抓个正着。

    “站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