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隔着一扇木质房门,竖起耳朵依稀可以听到里面的谈话——

    “谭雪云最近有没有怀疑你们?”

    是上官瑞的声音,紧接着便是陌生的回答:“没有,她丝毫没有起疑心。”

    “很好,现在证据已经收集的差不多,只要把最关键的证据弄到手,你们的任务就完成了。”

    “好的,瑞总,我们定不负你所望。”

    上官瑞把视线睨向季风:“她那边最近有没有什么行动?”

    “好像正在争取一桩合作案,没有什么异常的行动。”

    “继续盯紧。”

    “明白。”

    之后,他们又压低嗓音秘密聊了一会,上官瑞看了看时间,凌晨两点:“好了,你们回去吧,在搜集到最关键资料之前,我们暂时就不要见面了,以免被人察觉。”

    司徒兰心赶紧返回卧室,看到季风与两个陌生男人离开后,她作了个深呼吸,径直来到书房。

    咚咚,她轻敲房门,上官瑞开了门,还以为是季风,脱口而出:“还有什么事吗?”

    一看门外站着的人是司徒兰心,他吃了一惊:“兰心,你怎么起来了?”

    司徒兰心眉一蹩,生气的闯进书房,一屁股坐到沙发上一句话不说。

    “怎么了这是?”

    上官瑞坐过去,一脸狐疑的抱住她。

    “不是答应有困难跟我一起面对,不再有任何秘密的吗?”

    他怔了怔,半响才不确定的问:“你不会一直在门外偷听吧?”

    “是的,我就是偷听了。”

    上官瑞揉了揉额头,耐心解释:“兰心,那不是秘密,只是商场上的一些斗争,你现在怀孕了,我不想让你参与到这种尔虞我诈之中。”

    “那你总要告诉我,也许有我帮的上忙的地方。”

    “没有什么需要你帮忙的,你呢,就保持心情愉快,安安心心的坐你的准妈妈就行了,其它事不用你插手。”

    “我听你们在谈论谭雪云,你是在准备对付她吗?”

    上官瑞没有隐瞒:“是的,我真是没想到,这个谭雪云胆子这么大,回国后短短几年时间,竟然偷税数目达到数亿,我还奇怪她怎么资金那么丰厚,到处收买股份,生意倒是做的蒸蒸日上,原来是在冒这样的风险,真是自取灭亡。”

    “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一直盯着她,她有什么事能逃的了我的紧密监视。”

    “刚才那两个人是?”

    “是她公司的财务部重要职员,谭雪云很信任这两个人,所有的帐目都是交由他们处理。”

    “那他们怎么会背叛她?”

    “背叛一个人是没有理由的,再亲的人都会有背叛的时候,更何况只是上下属关系。”

    “你们为什么要深夜见面?上次晚上出去也是见他们吗?”

    “恩,因为事关机密,必须要做好隐蔽工作。”

    “你这次是不是很有自信能打败谭雪云?”

    司徒兰心凝望着上官瑞一脸的高深莫测,心中隐隐有些不安,也许是因为她从小到大都活在报复的仇恨心理中,如今随着年龄增长,加之怀孕的缘故,她竟然不再喜欢那样的生活,她开始向往平静,向往没有阴谋与黑暗的未来。

    “如果顺利的话,一次就可以将她解决,绝对能打她个措手不及。”

    上官瑞语气十分笃定,他的眼中闪耀着黑色的光芒,起身从办公桌底层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份资料:“你看看。”

    司徒兰心大致的翻了翻,里面不仅记载了谭雪云偷税的金额,还记录了她在何时何地与何名官员进行过贿赂的行为。

    “这件事无论如何要保密,在我将这些证据交到反贪局之前,切不可与任何人透露半分,尤其是你的好朋友林爱。”

    司徒兰心浑浑噩噩的点头:“知道了。”

    林爱是谭雪云的媳妇,看到她最爱的男人与她好朋友的婆婆明争暗斗,司徒兰心的心里多少有点小别扭。

    联想到公公葬礼那天,江佑南维护母亲的态度,更是让她产生了莫名地忧虑感。

    一大清早,司徒兰心还没睁开眼睛,婆婆就上楼来敲门:“兰心,起来了没有?”

    她揉了揉惺忪的双眼,起身应一句:“起来了。”

    上官瑞也随之起床,开了门问母亲:“这么早叫醒她干吗?”

    “我跟她说好今天去帝王山还愿的,老天爷如此厚等我们上官家,我一定要好好去感谢它一番。”

    “你们说好的?”

    上官瑞回头问妻子。

    司徒兰心点头:“恩是啊。”

    吃了早饭,老夫人让佣人将一堆的还愿礼品搬上车,然后便与媳妇一道前往帝王山。

    大雄宝殿内的师父见到上官老夫人,自是十分热情的接待,这几年老夫人捐了不少香火钱给庙里,也算是积了功德,如今他们上官家终于迎来了一片曙光,老夫人更加崇信佛祖会显灵,一进庙里,就是捐了一大笔香火钱。

    许了愿,拜了佛,庙里的师父作了个请的手势说:“圆柱法师正在后院等着您,今天为您讲解的是《惠心经》。”

    老夫人转头问媳妇:“兰心,你可与我一道去听?”

    司徒兰心摇头:“妈,我就不去了,我想四处走走。”

    “也好,中午我们留在这里吃午饭,你不要走的太远。”

    “恩,好的。”

    待婆婆的身影转到后院后,司徒兰心便迈出了帝王庙,径直来到了庙前方一条热闹的街。

    这里比起二年前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道路宽阔了,明显是整修过,路两旁做生意的小商贩也有了固定的摊位,不再似过去那般凌乱,这边摆一处,那边摆一摊,她的目光搜寻着当年替她看诊的郎中,明知道不可能再见到他,却依然隐隐期待,希望能在这里与他重逢。

    婆婆感激佛祖,而她则是感激当年那位郎中,她连服了三个月他的中药,虽然那时候并不十分确定服了药就一定有效,但事实证明,她今天能怀上孩子,确实与那位郎中脱不了关系。

    她穿梭与人群中,目光不断的搜寻,却是一无所获,就连当初她和上官瑞买过手链的摊位都已经不见了,这里,每年都在变换着不同的面孔。

    一个人转了很久,她觉得有些累了,返回寺庙,中午与婆婆在庙里吃了顿斋饭,下山后,婆婆却不急着回家,而是命司机将车子开到了一家大型商场。

    “妈,来这里干吗?”司徒兰心不解的问。

    “给宝宝添置衣物啊。”

    婆婆一提到媳妇肚子里的孩子,就乐得眉开眼笑。

    “这个时候太早了吧?”

    “不早,都要提前准备好。”

    司徒兰心坳不过婆婆的坚持,便与她逛起了婴儿专场,看到一件件小衣服,小鞋子,司徒兰心心情蓦然觉得很好,她心底滋生出一种母性的光辉,抚摸着那一件件婴儿用品,泪水不知不觉漫出了眼眶。

    已经不记得有多久,她无论和谁和一起逛商场,都刻意回避婴儿专柜,就是怕看到这些天使的衣物会触痛心中的遗憾,如今一切都过去了,她可以开开心心的替肚子里的宝贝挑选喜欢的东西,“妈,这件怎么样?”

    “恩,漂亮,包起来。”

    “这个呢?”

    “恩,也好看,买下来。”

    婆媳两人左一件小外套,右一双小鞋子,就连兜口水的围脖都买了好多条。

    “妈行了,已经拎不下了。”

    司徒兰心盯着自己和婆婆的双手,简直就像是购物达人,婆婆还没采购过瘾:“两个孩子呢,得多买些才够用。”

    “下次有的时间,今天就先买这么多吧。”

    老夫人看到媳妇额头沁出了汗珠,怕累着她,点头答应:“那行,我们到一楼喝点东西就回家。”

    乘着电梯下楼时,司徒兰心莫名的回头望了一眼,总觉得好像自从迈进了商场的大门,就有人跟在她后面,可是回头看又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人,到了一楼的休息吧,司徒兰心一边喝着果汁一边悄声问婆婆:“妈,你有没有感觉到今天好像有人跟着我们?”

    “没有啊,谁跟着我们?”

    她笑笑:“我就是随便说说。”猛吸了口果汁,觉得自己可能是受了李甲富的影响,有点杞人忧天了。

    傍晚上官瑞一回到家,司徒兰心就将他拉上了楼,然后指着床上一堆小宝贝的衣物说:“快看看,好看吗?”

    上官瑞第一次看到这么小的衣服,心情有点激动,拿起一双小袜子瞅了瞅:“好看,都是买了两对吗?”

    “恩是啊,不然兄弟两个还不得打架。”

    “兄妹。”

    上官瑞纠正。

    “好好,兄妹,兄妹,要是生两个女孩看你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继续努力造人呗。”

    “生那么多你不嫌烦啊?”

    “烦什么啊,我最大梦想就是跟你生很多很多的孩子。”

    “讨厌,我又不是老母鸡,一下子生很多很多。”

    司徒兰心嘴上这样说,其实心里甜蜜蜜的,还有什么比跟自己心爱的男人孕育爱情结晶更幸福呢?

    这天司徒兰心正在公司上班,突然接到了林爱的电话,她的声音听起来有点不对劲,“兰心,你什么时候有空,我想跟你见个面。”

    “出什么事了吗?”

    司徒兰心关切的问。

    “我们见面再谈吧,你什么时候能抽出时间?”

    “五点吧,那时候我下班,你也下班,我们就在你学校对面的咖啡馆见。”

    “恩好的。”

    挂了电话司徒兰心也没往别处想,只当是林爱跟江佑南闹矛盾了,下午工作一结束,她便收拾东西,连招呼都没跟上官瑞打一声,直接开车去了b中对面的咖啡馆。

    她到的时候林爱还没到,她就坐在咖啡馆的角落边等着她,等了大约十来分钟,林爱拎着包匆匆的赶来了。

    一落座,司徒兰心就瞧见她两眼红红的:“林爱,你跟江佑南吵架了?”

    林爱摇头:“没有。”

    “那你怎么了?”

    林爱停顿了一下,低着头不说话,片刻后,她又把头抬起,郑重的说:“兰心,我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

    “什么事?”

    “上官瑞是不是在搜集我婆婆偷税以及贿赂官员的证据。”

    司徒兰心倒抽口冷气:“你怎么知道?”

    “江佑南告诉我的,这几天他心情非常低落,总是担心母亲会出事,已经连续好几个晚上没有合过眼了。”

    “他是怎么知道的?”

    司徒兰心有些难堪,以她目前的立场。

    “婆婆前天来找过我们,说了一堆奇怪的话,说如果她出了什么事,就让她儿子去接她的班,她不希望自己回国后创立的企业就这样倒下去了。”

    “你现在跟你婆婆的关系缓和了?”

    “她还是不怎么喜欢我,不过已经不反对了,我和她儿子都结婚两年了,她还有什么理由反对呢。”

    “那你今天找我?”

    林爱一把握住她的手:“兰心,你能不能劝上官瑞放过我婆婆一马,她都那么大年纪了,根本经不起牢狱之灾……”

    司长雅为难的摇头:“这件事我恐怕无能为力,你婆婆做了很多缺德事,她理应受到惩罚。”

    “兰心,我婆婆有时候是很极端,可那都是因为她年轻时被抛弃造成的,她并没有做什么十恶不赦之事,如果上官瑞把那些证据交上去的话,后果会有多严重你我都清楚,我今天找你不是看在我婆婆的份上,完全是为了江佑南,我跟他结婚两年从来没有为他做过什么,我真的不希望看到他每天这样担忧,他可能也想过来找你,可他是个男人,拉不下这样的面子,更重要的是,他出面找你帮忙多少会引起上官瑞的误会,所以我思虑再三,还是由我来找你商量吧。”

    “林爱,不是我不帮你,而是你太不了解你婆婆,如果今天上官瑞放过她,那么她明天肯定就会在上官瑞背后捅他一刀。”

    “不会的,兰心我跟你保证绝对不会的,我婆婆前天来的时候佑南已经跟她吵过一架,就是指责她不该做违法的事,她已经认识到错了,亲口承诺若是能化险为夷,就会回到法国生活,这是她答应了儿子的,我相信她绝对不会食言。”

    司徒兰心不说话,林爱想到江佑南这几日郁郁寡欢,泪水便流了下来:“我知道你很为难,以我和你的关系,我们两个人都为难,这是我第一次开口求你,兰心,希望你能答应我,这份恩情我一定会铭记于心。”

    “我尽力而为吧。”

    实在不忍看到好友难过,司徒兰心心烦意乱的答应了。

    晚上回到家,上官瑞担忧的问:“你去哪了?怎么下班说也不说一声就走了?”

    “有点私事,没来得及说。”

    “手机怎么也打不通?”

    她从包里拿出来一看,双手一摊:“没电了……”

    吃了晚饭上官瑞进了书房工作,司徒兰心在卧室里挣扎了好久,才硬着头皮来到他的书房,轻敲房门:“瑞,我可以进去吗?”

    “进来。”

    上官瑞温和的应一声。

    她推开房门走进去,缓缓来到他的身边,欲言又止的望着他:“谭雪云的资料收集齐了吗?”

    “快了。”

    “如果你把所有的资料交上去,结果会怎样?”

    “要么死刑要么无期,她偷税和贿赂的金额太大了。”

    司徒兰心一时沉默下来,上官瑞觉得疑惑:“怎么了?”

    “可不可以不要全部交出去?我的意思能不能只交一半,比如只交贿赂的部分,这样她应该不会被判那么严重的刑期吧?”

    上官瑞很惊讶:“你怎么会突然帮谭雪云说话了?”

    “傍晚林爱找过我。”

    上官瑞脸一沉:“你还是告诉她了?”

    “没有,不是我告诉她的,是谭雪云已经发现了帐目外露,她自己告诉儿子媳妇的。”

    “所以你成了林爱的说客?”

    “那终究是她婆婆啊,是她深爱男人的妈妈,就算没有人让她这样做,看在她爱的男人的份上,她也会这么做的。”

    呵,上官瑞讽刺的冷哼:“还真是伟大的爱情,不过没可能。”

    “为什么没可能?”

    “原因还用我说吗?谭雪云是我头号公敌,别人不清楚,你难道也不清楚?”

    司徒兰心咬了咬唇:“我知道你恨她,可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冤冤相报何时了?我现在已经怀了孩子,我们很幸福了,我不希望你在活在仇恨中,我们一起享受天伦之乐不好吗?”

    “你以为你这样想,别人也这样想吗?谭雪云不会对你感激涕零,她只会笑你是傻瓜。”

    “那是你想的太偏激了,如果你把资料全部交上去,谭雪云必死无疑,若你只交一部分,就足以让她无法在b市立足,这样的程度就好了,没必要把人逼到绝境。”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