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季风回到家,刚一推开门,就看到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跟他老婆聊的火热,一张俊脸马上拉黑了。

    咳咳……

    他故意咳两声,试图引起两人的注意力,可两人也不知是没听到,还是故意无视他,竟然没有一个人回头,围着一个什么七彩祥云的话题聊得不亦乐乎。

    “晴晴——”

    他声音沉沉的开口,上官晴晴回转身,调皮得奔到他面前:“老公,你回来啦,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老公季风,这位是我几年前在巴黎结识的好朋友拉丁。”

    什么乱七八糟的朋友,叫什么不好叫拉丁?咋一听,还以为是拉登呢!

    “你好。”

    “你好。”

    两人握了握手,季风盯着拉丁左耳闪闪发亮的耳钉,眉头不自觉拧紧,他的晴晴什么时候跟这种小混混结成朋友了……

    “失陪一下,我跟我老婆说几句话。”

    季风把晴晴拉进了房间,房一门,便是很不悦的训斥:“谁让你乱带朋友回家的?瞧他那一身非主流的打扮,看着就让人恶心。”

    “老公,你out了,那叫时尚,哪里恶心了,不懂欣赏。”

    “呵,我不懂欣赏?你随便找个人来看一看,他像不像个小混混?”

    “别说人家不是小混混,就算是小混混又怎么了?我们国家提倡民主平等,我们应该对我们的同胞一视同仁,咱爸不也是混混吗?咱爸可有人岐视过他?”

    季风揉揉胸口:“好,我不跟你争论他的外形,你打算什么时候让他走?”

    “走什么走啊,人家这次回国特地来看我的,我打算让他在家里多住几日!”

    “不行!”

    季风双手往腰上一叉:“有他没我,有我没他,你看着办吧!”

    晴晴撇撇嘴:“我可不是重色轻友的家伙,你要走你走好了,我不会赶我朋友走的。”

    “你……”

    季风气得说不出话来,晴晴出了卧室,很快的,卧室外面又传来了两人欢快聊天的声音,把屋子里晾着的男人气得血吐一地。

    晚上吃饭时,晴晴一个劲儿的给拉丁夹菜,还亲切的唤他:“丁丁,多吃点,在国外可吃不到这么地道的中国菜。”

    拉丁嘻嘻笑道:“谢谢亲爱的……”

    季风差点没把碗咬出一个窟窿,要不是平时修养好,这桌子都要被他掀翻了,当着他的面就这样打情骂悄,那他要不在的时候,这两人还不得腻歪死。

    “老公,你怎么不吃,瞅着我俩干吗?我俩脸上有东西啊?”

    晴晴后知后觉的抹抹脸,又抬起拉丁的下巴:“丁丁,让我看看,咦,没东西啊。”

    一顿饭吃的不知有多憋屈,吃了饭后季风便出门了,然后没多久,他便把安置在父亲那里的女儿抱回了家,以为这样晴晴就会把重心放在孩子身上,谁知道,他刚一进门,拉丁就冲到他面前,一把接过孩子:“哇,小辣椒都长这么大了啊,快让叔叔亲亲,么么,好香啊。”

    季风有点目瞪口呆,刚想夺回女儿撇见老婆眼一瞪,手不甘心的缩了回去。

    “晴晴,这孩子怎么一点不像你啊?”

    “谁说不像我,不像我像你啊?”

    “嘿,仔细一看,还真有点像我,你看这鼻子、这嘴唇,跟我一样漂亮,还有这眼睛,多勾人啊。”

    季风实在忍不下去了,都已经说到孩子不像他了,他要是再忍,也tmd窝囊了。

    “拉丁先生,我女儿怎么会长得像你?你这话说得让人听着很不舒服知道吗?”

    拉丁不以为然的笑笑:“问你老婆喽,我们以前在一起的时候,她就经常说,希望以后生一个孩子长得像我,我只是哄她开心罢了。”

    晴晴抱过孩子:“丁丁,我们带小辣椒去散步吧?”

    “好啊。”

    两人肩并肩出了客厅的门,季风愣在原地气得五脏六俯都痛,明明他才是这个家里的男主人,才是孩子的爸爸,怎么现在搞得他像是多余的人了?!

    他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拿出手机给上官瑞打电话,电话接通,他咬牙切齿的说:“哥,你要不要管管你妹了?”

    “晴晴怎么了?”

    “她也不知从哪领了个不三不四的朋友,当着我的面公然暧昧,现在还和那个男人抱着我的女儿一起去散步了,那个男人竟然还说我女儿长得像他,你到底要不要管了,要不要管了?!!”

    上官瑞把手机拉离耳朵一段距离,慢条斯理的说:“季风啊,你的心情我完全理解,但这是你的家务事,我还是不要参与了,你自已看着办吧,拜拜。”

    “喂?喂?别挂啊!喂喂?”

    砰一声,他把手机扔到了茶几上,这都是一家什么人,忘恩负义!!

    晴晴跟拉丁一直踩马路踩到十点才回家,把女儿交给保姆哄睡后,她便去了拉丁的房间,又聊了一两个小时,最后才打着哈欠回了卧室。

    一进门,就感到一股浓重的杀气,季风坐在床上,目光如炬的质问:“你倒是给我说清楚,你跟那个拉丁到底是什么关系?”

    “不是跟你说过啦,朋友关系呗。”

    “什么样的朋友要把老公晾在一边?还有他说你们以前在一起过,你们以前真的在一起过?”

    “是啊,我们在巴黎同居了大半年。”

    “同居?”

    季风两眼冒金星,差点没昏死过去……

    “呵呵,老公你误会了,我们只是住在一个房子里,但不是睡在一起。”

    季风跳下床,晴晴拉住他:“你干吗?”

    “我让他滚,现在就滚!”

    “你敢。”

    晴晴挡在门边,气恼的说:“我不许你这样对待我的朋友。”

    “你要不想把我气死就给我让开。”

    “你想让我让开,就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

    “上官晴晴!”

    “季风!”

    比嗓子门大是不是?来啊,谁怕谁。

    季风扯了扯头发,一头扎到被子里:“我明天就搬出去,这日子没法过了。”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