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司徒娇怒气冲冲的找到阮金慧,歇斯底里的吼道:“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妈?”

    阮金慧被她无厘头的话吓一跳,赶紧捂住她的嘴生怕被客厅里的上官瑞听见,蹙眉训斥:“好端端的抽什么风?我不是你亲妈难道是你后妈不成?”

    “我看你就是我后妈,当初爸想让我嫁到上官家,要不是你从中捣乱,那个狐狸精现在能有机会在我面前耀武扬威吗?”

    司徒娇越说越气,气的高跟鞋的鞋跟都要跺掉了:“她现在翻了身,竟然连我都敢羞辱!!”

    “什么?她羞辱你?她怎么羞辱你的?”

    阮金慧双手往腰上一插,凶悍的一面暴露无遗。

    “她说像我这种货色,上官瑞看都不会看一眼!!呜呜……”

    “这个骚狐狸,仗着有几分姿色,竟然骑到老娘头上来了,哼,等她做了下堂妇,看老娘怎么整她。”

    “下什么下?!上官瑞对她好着呢,你有眼看不见吗?她可是比她妈强多了,是你把原本属于我的幸福拱手让给了她,我恨你!!!”

    司徒娇最后咆哮一声,转身哭着跑开了。

    阮金慧伫在原地愣了许久,且不说她的宝贝女儿竟然看上了上官瑞,光是上官瑞对司徒兰心的态度就令她郁闷透了,她的本意是想把眼中钉扔进火坑,却没曾想火坑不是火坑是金窝,而骚狐狸也摇身一变成了金凤凰!

    天底下还有比这更郁闷的事吗?别说阿娇恨她,就是她自己,都有点恨自己了。

    万千的恨,各种的悔,只能暂压在心底,上官瑞是什么人,是他们绝对不能得罪的人,要是跟上官氏的关系搞好了,那往后司徒家的生意不愁不大红大紫。

    午饭准备妥当,上官瑞坐到了象征贵宾才能坐的位置上,司徒兰心坐在他身边,司徒娇坐在司徒兰心对面,佣人们把精致的菜肴一一摆上餐桌,司徒长风拿出两瓶珍藏的好酒,道:“今儿个女婿可要不醉不归啊。”

    上官瑞酒量不错,六十几度的白酒连喝几杯眉头都不皱一下,还很清醒的替司徒兰心夹菜:“你最喜欢的,多吃点。”

    司徒兰心目光闪过一丝诧异,她怔怔的望着上官瑞夹给她的红烧蟹肉,脑中跳出一个大大的问号:他怎么会知道我喜欢吃这个?

    她和他,好像还没有熟悉到了解各自喜好的程度,而且上官瑞,也不是那种会留心女人喜好的男人……

    她在一旁困惑,上官瑞继续喝酒,待她困惑的差不多时,才意识到上官瑞也喝的差不多了。

    “别喝了,回去还要开车呢。”

    像所有恩爱的夫妻一样,她夺过他的酒杯,关切的起身替他倒了杯白开水。

    坐下时,即使没有抬头,也能感受到对面投向她的眼神,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

    埋头吃着米饭,冷不丁的碗里又冒出来一块蟹肉,司徒兰心纠结得不行,这上官瑞是有精神分裂么,好的时候好的过分,坏的时候坏的不能容忍。

    也许是看出了她麻花一样的心思,上官瑞突然倾身过来,贴在她耳边用极小的声音,暧昧的说:“别再纠结我怎么清楚你对食物的喜好,一句话,你喜欢的正好是我讨厌的,就这么简单。”

    言外之意,因为是他讨厌的,所以,他才会了然于心。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