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妈,这镯子我不能要。”

    司徒兰心婉言谢绝,倒不是因为惧怕上官瑞那凌厉的眼神,而是因为她真的觉得太贵重了。

    就算是流着魔鬼的血液,也会偶尔有天使的良知。

    “为什么不要?”

    上官老夫人神情黯淡了下来,以为是刚才儿子那薄情的话,伤了媳妇的心。

    “我刚进门,资历尚浅,还是妈妈先戴着,等以后我觉得我有资格收下的时候再给我也不晚。”

    上官瑞闻言,绷紧的脸总算是缓和了些,对她识相的回答,他甚是满意。

    “什么浅不浅的,我既然认准了你,你便一辈子都是我媳妇,就算以后……”

    她撇了眼儿子,不甘心的说:“你受不了这样的婚姻要离开,我也不会怪你的,这镯子你带走也好,留下也罢,都随你高兴。”

    上官老夫人说完,便固执的把镯子硬套在媳妇的手腕上,司徒兰心起先有些无措,但撇见婆婆眼中的坚定,竟是不忍心拒绝了。

    她深知婆婆的用心良苦,她是想用这镯子将她套在这里一辈子。

    司徒兰心戴着象征上官家媳妇的玉镯上了楼,她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心惊胆战的等着某人来兴师问罪。

    果然不出所料,才回屋不到三分钟,房门便被敲得震天响:“司徒兰心,你给我出来!”

    真是诚惶诚恐啊,第一次听到上官瑞喊她的名字,司徒兰心只觉得汗毛都竖起来了。

    她诺诺的开了门:“怎么了?”明知故问。

    “拿来。”

    “什么?”继续明知故问。

    上官瑞懒得与她废话,粗鲁的捏住她的手腕:“是自己取下来,还是要我动手?”

    “这是婆婆送我的。”

    “看来是要我动手了。”

    他刚想伸手强行撸下那镯子,司徒兰心提醒道:“你若再这样,我就把你打赌打输的事告诉全家。”

    上官瑞幽深的双眸折射出危险的信号:“你敢威胁我?”

    “我也是被逼无奈。”

    他突然一个90度旋转,将她按压在墙壁上,切齿的说:“也许从一开始,我就做了一个不明智的选择。”

    “应该是从一开始,你就挑了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

    她竟然还敢纠正他,真是活得不耐烦了,上官瑞突然不怒反笑,那笑容,竟是毛骨悚然的冷。

    “好,不取就不取,不过这个周末,你可不要后悔。”

    “难不成你想毁约?”

    “我不会毁约,我会按照约定陪你回娘家,不过在你娘家该怎么表现,应该不属于我们约定的范围了吧?”

    果然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轻而易举的就抓住了她的软肋。

    司徒兰心思忖数秒,妥协说:“是不是我把镯子还给你,你就会好好表现?”

    “可以考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