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司徒兰心听了上官瑞的话,想到了多年前母亲对她的教诲,无论什么时候,一个女人宁可失身也不能失心,此刻看来,她不仅不需要失心,更不用担心失身了。

    “你就是来告诉我这个的吗?”

    上官瑞漠然的撇她一眼:“不是,跟我来。”

    他率先迈出房间,司徒兰心赶紧穿好衣服跟了出去。

    “你每天进出房间,我的卧室是你的必经之路,所以我有必要提醒你,除了必须经过外,不可以在我房间里多停留半秒,更不要碰这里的任何东西,尤其是我的床。”

    上官瑞指了指身后那张干净整洁的大床,过分的强调:“连靠近都不可以。”

    “就那么讨厌女人吗?”

    司徒兰心难以置信的问。

    “是的,很讨厌,非常讨厌,像讨厌蟑螂一样的讨厌。”

    “为什么?”

    上官瑞挑起眉,不悦的提醒:“除了讨厌女人,我更不喜欢女人问为什么,所以,不要问太多的问题。”

    司徒兰心陷入深思,心中反复想着一个可能性,还没来得及验证,便被那个有着犀利双眸的男人否定了。

    “别猜测我是不是gay,不喜欢女人不代表就喜欢男人。”

    真是谜一样的令人捉摸不透的家伙,司徒兰心道一声:“明白了。”转身欲回房间,却被他出其不意的拉了回来,身子往前一倾,将她压倒在床上。

    她惊得目瞪口呆,半响才问:“这是干吗?”

    “闭嘴。”

    呵,做出如此惊人的举动还让她闭嘴,司徒兰心讽刺的笑笑:“刚还说不喜欢女人,现在又突然这样,是不是有点虚伪了?”

    “看那边。”

    上官瑞用眼神示意她往门边看,顺势望过去,赫然发现原本闭合的房门什么时候竟被推开了一条缝,门缝外是一双双窥视的目光,像偷情的人被抓到了一样,她的脸唰一下红到了耳根……

    然而,这还不算惊人,更惊人的是,上官瑞没有任何征兆的低下头吻住了她的唇,司徒兰心身体一僵,双眼瞪得如铜铃一般大,她彻底懵了,向来引以为傲的冷静瞬间荡然无存。

    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吻,像寒冰一样冷,随着门渐渐闭合,上官瑞直起了身:“戏演完了,你可以起来了。”

    司徒兰心打量怪物一样的打量他:“以前也是这样演吗?”

    “因为你是第一个我自己挑的女人,所以,他们会以为有什么不一样。”

    其实没什么不一样,虽然人是他挑的,却是司徒兰心自告奋勇坚持留下的。

    木然的走向那副画,在掀画之前,她回头诚恳的提醒:“那个……我好像碰到你的床了。”

    “没关系,明天扔了就是了。”

    “……”

    司徒兰心明明不是那种喜欢开玩笑的人,却因为他这一句极端的话,破例恶作剧了一把,“扔床还是扔嘴?”

    上官瑞脸一沉:“扔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