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上官瑞在房间里来回渡着步,心情不爽到了极点,他最看重的就是面子,可今晚,那个女人却让他颜面尽失。

    越想越生气,看了看腕上的表,已经过了十点半,她却还没有回来,当真不把他上官家放在眼里了,上官瑞愤怒的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给她,结果懊恼的发现没她号码。

    手机往床上一扔,他低声咒骂,径直走向门边,门一拉,刚要迈步出去,赫然睨见那女人竟站在门外。

    呵,先是一怔,继而冷笑:“怎么回来了?没留在那男人家里过夜吗?”

    司徒兰心深吸一口气,平静的说:“我跟他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不是我想的那种关系?”上官瑞嘲讽的捏住她的手腕,稍一用力,将她拽了进去,砰一声关了房门:“那你倒是给我解释解释,是什么样的关系,当着我的面,你就跟着他走了?”

    “我可以解释,但在解释之前,我必须纠正一点,我不是跟着他走的,我是被他掠走的。”

    “所以呢?”

    “所以我想说,我并不是成心想让你难堪,我也很无奈。”

    “你不是说那男人跟你没关系吗?既然没关系,他为什么要掠走你?”

    司徒兰心难为情的低下头,小声说:“他喜欢我。”

    上官瑞蓦然听到这句话,十分的火大:“我的脸都被你丢尽了,你竟然还敢这么肆无忌惮的坦白?”

    “难道你想让我编理由骗你吗?我之所以坦白是因为我并不觉得有愧于你。”

    司徒兰心越是这样,上官瑞越是气恼,他点点头:“很好,做错了事不但不认错,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我现在就打电话给司徒长风。”

    他不是吓唬她的,当真的拨通了司徒长风的电话,司徒兰心急忙抢过他的手机,诧异的问:“你给我爸打电话干吗?”

    “拿来。”

    他冷眼盯着她抢过去的手机,表情跟块冰似的,又冷又硬。

    “你不说干什么,我不会给你的。”

    上官瑞讽刺的笑笑,向前一步,捏住她的下巴,一字一句的告诉她:“我要让他们现在过来把你领回去重新教育教育,简单一点说,就是我要退货。”

    司徒兰心没好气的哼一声,毫不畏惧的质问他:“我做错什么了我需要认错?难道被别人喜欢也有错吗?你说过不允许给你戴绿帽子,我没有给你戴绿帽子,而且你也没有证据证明我给你戴绿帽子了,如果你说今晚的事就是证据,那我觉得你的理由根本不能成立,因为我已经解释的很清楚,我是被强行带走的。”

    “啧啧,这伶牙俐齿做教师真是可惜了,我看你可以改行当律师了。”上官瑞目光依旧冷冽:“你认为这件事是你三言两语解释就可以澄清的么?还有,我凭什么相信你?”

    “随便你信不信,反正我该说的都已经说了,如果你执意要赶我走,那我也没办法,我只能管住自己的心,别人的心我管不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