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最长不过三个月,所以好好享受这段时光吧。”

    夜色抹去了最后一缕残阳,夜幕就像剧场里的绒幕,慢慢落下来了。

    婚宴还没有结束,司徒兰心便被上官瑞带出了酒店,确切的说,是被拽出来的。

    “你要带我去哪?”

    站在他的车旁,她满脸狐疑的问。

    “回家。”

    “可是客人还没……”

    她指了指身后的酒店,话没说完便被他打断:“你喜欢在这里看到他们同情的眼神吗?”

    司徒兰心怔了怔,平静的说:“我自己做的选择,我不需要任何人同情。”

    “嫁给我这样的男人,你注定就是要被别人同情的。”

    上官瑞冷哼一声,犀利的双眸没有一丝怜悯,有的只是幸灾乐祸。

    车子开到了上官家的别墅门前,两旁的门侍缓缓拉开了雕花大铁门,司徒兰心望着大门左侧白云公馆四个字,不由自主的联想到一句古话:侯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虽然是第一次结婚,可也参加过不少婚礼,从来没见过哪对新人的婚礼客人没散场,新郎新娘却提前离席,她兀自感叹,果然是嫁了个极品男人。

    进了别墅的正厅,上官瑞便不再搭理她自顾上了楼,仿佛根本就没有司徒兰心这个人,他无视她,不代表她不会自己证明自己的存在。

    紧紧的跟随着他的步伐,来到了他们的新房,推开门的一刹那,司徒兰心目瞪口呆。

    这是新房吗?这是坟墓吧!这是人住的地方吗?这是鬼住的地方吧!环顾一圈,除了黑与白就没有第三种颜色。

    “进你房间去。”

    上官瑞慵懒的脱下西装,随手扔到床上,俊美的五官毫不掩饰他的疲惫。

    回她房间?

    司徒兰心思忖着这句话,不确定的问:“我们不住一起吗?”

    他视线扫向她,环胸走到她面前,戏谑的问:“以我这种娶妻的频率,如果每次都住在一起,那我这张床上要睡多少女人?”

    “看不出来你还挺洁身自好。”

    “不是洁身自好,是怕弄脏了我的床。”

    她愣了几秒,木然点头:“哦,知道了,不过我住哪个房间?”

    “那里。”

    他手往卧室右方的墙壁一指,司徒兰心视线睨过去,纳闷的说:“不是画吗?”

    “把画掀开。”

    尽管一头雾水,她还是照做了,缓缓走向那一副巨大的山水画,葱指一挑,整个人霎时僵住,画的后方竟是一扇门,鲜少为某些事物动容的她,此刻竟也被深深的震撼,她终于意识到,做上官家的媳妇需要有多么强大的心理了。

    她可以想象,那些失败的女人们,第一次看到这扇门时,怎样不甘心的哭闹。

    “我以后就住这里是吧?”

    “是的。”

    “好,晚安。”

    她冲他浅淡的笑笑,转身拉开画后的门,进入了像密室一样的房间。

    关了门,长长的吁了口气,若不想成为一个失败的人,那需要鼓起多少的勇气,才能道出那一句晚安。

    值得庆幸的是,她的房间还有点人住的样子,最起码不是只有黑与白这两种颜色。

    应酬了一天,奢华的婚纱像山一样压得她喘不过气,手伸向后背,拉开了精致的拉链,婚纱缓缓滑落,女子优美的曲线裸露了出来。

    凝脂一样的肌肤吹弹可破,比莲花更纯洁,比玫瑰更惊艳,司徒兰心打开衣柜,里面满满一柜女式服装,品种齐全,质地精良,更重要的是上面的吊牌都还在,这就证明还没被人穿过,她挑了件稍微保守的睡裙,正要穿到身上时,门突然嗤一声拉开了。

    四目相对,她倒抽一口冷气,手里的衣服险些掉到地上,若不是平时足够冷静,怕是早已尖叫出声。

    慌忙扯过床上的毛毯裹住自己,她目光闪烁的问:“怎么进来也不敲门?”

    “怕什么,我没有爱女人的心,自然也不会对女人的身体感兴趣,就算你脱光了站在我面前,我也懒得多看你一眼。”

    他停顿了一下:“知道我前面六个妻子为什么离婚吗?这就是其中一个原因,你说,有哪个女人能够忍受得了守活寡的委屈?”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