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上官瑞见司徒兰心心事重重的伫在原地,剑眉一蹙:“怎么不走了?”

    “那个……我想……如果你真的很忙的话,要不你就先回去吧……”

    司徒兰心为避免产生误会,硬着头皮说这句话,心里清楚上官瑞听了该有多窝火。

    果然,他很生气:“你耍我是不是?”

    “不是,绝对不是,我只是不想勉强你。”

    “没关系,虽然我很不喜欢参加这样的活动,但我更不喜欢半途而废。”

    上官瑞说完,便率先迈进了大厅,局势已定,司徒兰心骑虎难下,唯有做最坏的打算,走一步算一步。

    两人才走进去,一帮同事便围了上来,司徒兰心睨见远处一双犀利的眼神,脑子轰一声,惊得直往上官瑞身后躲,以至于同事们说什么,她一句也没听清。

    江佑南震惊的凝视着司徒兰心,俊美的脸庞布满疑云,他没有直接冲上去质问当事人,而是揪住当事人关系最密切的人,沉声问:“司徒兰心怎么会跟上官瑞在一起?”

    林爱愁死了,这里这么多人,怎么偏偏就挑上她来问,又不是什么难回答的问题,随便拉个人都可以回答啊。

    “咦,江校长也认识上官先生吗?”

    她皮笑肉不笑的反问一句很白痴的话,只要是b市的人,哪个不认识上官瑞?抛开他显赫的家世不说,光是那富有传奇色彩的婚姻状况就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你说呢?”

    江佑南眉一挑。

    林爱继续笑,只是笑得越来越僵硬:“其实不用我说,你大概也能猜到了吧,这是我们学校举办的周年庆活动,能一起来参加的人当然是……”实在不忍心说出夫妻二字啊。

    江佑南心中的不安持续升级,林爱的话已经说的很直白,可他却接受不了,这太荒唐了,根本是不可能的事,“能说清楚一点吗?”

    见他不见黄河心不死,林爱豁出去了:“上官瑞是司徒兰心的老公,他们十天前举行了婚礼。”

    时间在那一刻仿佛静止了,江佑南死死的盯着远处自己爱了两年的女人,突然间觉得末日来临了,无法形容那种将死未死的绝望感。

    司徒兰心撇见江佑南沉痛的眼神,即无奈又内疚,在感情上她从没给过他希望,可是他那样的眼神,就好像她背叛了她一样。

    “呵,难怪让我先回去,原来是有情人在这边。”

    上官瑞没好气的哼一声,视线睨向江佑南。

    “什么情人?你不要胡说。”

    司徒兰心瞪他一眼,愈发的觉得尴尬。

    “你敢说那男人跟你没关系?没关系的话会一直盯着你看?没关系的话你从一进门就往我身后躲?”

    “那是我们校长,他不知道我结婚了,可能是有点惊讶吧。”

    “惊讶?”

    上官瑞更没好气了,他冷笑:“你仔细看看,那眼神是惊讶还是愤怒?”

    “什么愤怒啊,你眼神有问题吧?算了,我们回去吧,省得你不想留在这里尽找我茬。”

    司徒兰心转身欲走,却胳膊忽尔被人用力的拉住,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已经被强行拉出了大厅,她惊慌的质问:“江校长你这是干什么?”

    “跟我谈谈。”

    江佑南没有半分钟的停顿,把她硬塞进了车里,砰一声关了车门,发动引擎扬长而去……

    司徒兰心脑子一片空白,唯一的念头就是她死定了,上官瑞怎么能放过得她,当着他的面,她就这样被一个男人带走了,刚才又解释说两人没关系,真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