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不需要。”

    上官瑞看也不看她一眼,便漠然的拒绝了。

    “怎么不需要?有事的时候方便联系啊。”

    “我不认为我们有需要联系的时候。”

    “……”好吧,不要就不要。

    第二天傍晚,司徒兰心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从学校赶回家中,直奔上楼,迅速换下职业装,从衣柜里挑了一件淡紫色的礼服,穿到了身上。

    脸庞略施粉黛,随意披肩的长发往脑后一绾,再佩戴一副小巧精致的耳钉,虽然装扮上并不华丽,却从骨子里散发着令人无法超越的高贵典雅。

    看了看时间,匆匆下楼,与刚进家门的小姑子撞个正着,小姑子一脸惊艳的打量她:“哇,嫂嫂今天好漂亮啊,这是要去约会吗?”

    “不是约会,是参加宴会。”她笑着解释。

    “一个人还是跟我哥一起?”

    “跟他一起,可是他好像还没有回来。”

    司徒兰心往门外望了望,开始有些担心上官瑞会不会临时变卦,或是忘记了今晚的约定,又或是被什么事耽误了……

    看她一脸焦灼,小姑子忍不住抿嘴轻笑,安抚道:“别担心,我哥虽然很差劲,但是原则性还是蛮强的,答应别人的事就一定会做到。”

    话刚落音,便听到外面有车子鸣笛的声音,两人同时往外走,一瞧见是上官瑞的车子,司徒兰心悬着的心落下了,小姑子趁势调侃:“怎么样,以后是不是该对我哥多点自信了?”

    “我尽量。”

    司徒兰心嫣然一笑,远处从车窗里注视她的人,心里划过一丝异样,但很快便被理智驱散,一个讨厌女人的男人,是不可能为一个女人的容貌所倾倒,他之所以有异样的感觉,是因为看到了久违的温暖的笑容。

    “没看到我在这里等吗?还磨磨蹭蹭的!”

    上官瑞已经恢复了先前的冷漠,一脸不耐烦,司徒兰心拉开车门坐进去,无辜的反问:“好像是我等你吧?”

    “你再顶嘴试试看?”

    呵,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明明就是她先等他的,却连狡辩的机会都被他剥夺了。

    到了宴会地点,学校的老师们几乎都已经到齐了,林爱一个人站在门外东张西望,去年还有司徒兰心陪着她,今年她很无奈的就成了孤家寡人。

    “兰心,你可来了。”

    林爱一瞧见她,便迎了上去,欲言有止的想说什么,但碍于上官瑞在旁边,又忍着没说。

    “上官先生,你好。”

    她礼貌的颔首,上次在参加两人的婚礼上已经见过上官瑞的面,对于上官瑞的长相她完全没意见,但对他离婚的频率却是相当的不满。

    不满归不满,她也没有权利干涉别人的选择。

    每个人都有她自己想要走的路。

    “你好。”

    上官瑞云淡风轻的回应,视线扫向大厅的人群,漠然对司徒兰心说:“我只陪你转一圈,不会逗留太久。”

    “恩。”

    她毫不意外,让上官瑞留下来吃饭,可是想都没想。

    两人迈步往前走,林爱突然一把拽住好友的胳膊,俯耳急急的提醒:“江佑南回来了!”

    啊?

    司徒兰心吓一跳,下午还没听到他回来的消息,怎么才回家换身衣服,他就突然回来了,两人之间虽然并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可是江佑南对她的感情,简直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而且他也从不避讳对她的感情,一个月前他去德国进行学术交流,并不知道她闪婚的事,这会要是知道了,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举动来……

    撇一眼身边的男人,突然间,她就没有了再迈步的勇气。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