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真是够狠啊,司徒兰心心里一百个不情愿,嘴上却还是爽快的答应了:“好的,没问题。”

    两人一同下了楼,上官晴晴俯耳对母亲说:“妈,这招真灵呢。”

    “是啊,早知道这么灵,早些时候就该用了。”

    “早些时候用的话,不一定有效果,任何方法都是因人而异,我就觉得只有兰心嫂嫂才能制服得了我哥。”

    “可不是,兰心上辈子一定是你哥的克星……”

    咳咳,见他们已经走过来,两人赶紧闭了嘴,上官老夫人温和的握住媳妇的手,关切的问:“刚吕嫂说你不舒服,现在好些了吗?”

    “已经好多了,让妈妈费心了。”

    “没关系,好了就好,我们吃饭吧。”

    她使个眼色,吕嫂赶紧进了厨房,端一碗热腾腾的煲汤,放到了司徒兰心的面前。

    这些天,每次用餐都会有一碗这样的汤,司徒兰心已经习惯了,她小口吃着米饭,婆婆提醒:“趁热把汤喝了吧。”

    “好的。”

    她端起煲汤,仰起脖子慢慢的喝,婆婆又说:“要喝光哦,昨天才喝了三分之一,这样的话啥时我才能抱上孙子。”

    “咳咳……”司徒兰心蓦然听到这样的话,险些失控的把嘴里的汤喷出来,她咳的上气不接下气,小姑子和婆婆吓得赶紧给她拍背:“没事吧?没事吧?”

    上官瑞明明离的她最近,却像是没事人一样,仿佛她呛死了他也就省心了。

    “妈,你给我喝的什么?”

    司徒兰心缓了好一会,才平稳了呼吸,一脸惊悚的望着婆婆。

    “补汤啊,可以提高受孕机率的,你只要坚持喝一个月,下个月应该就会有喜了。”

    上官老夫人笑得一脸灿烂,孰不知,媳妇已经欲哭无泪。

    两个从来没睡在一起过的人,要是靠喝点补汤就能怀孕了,那真是见鬼了,司徒兰心伸手到桌底掐了一下上官瑞,想让他说两句话替她解围,却不料他竟然放下手中的筷子说:“我吃饱了。”然后,事不关已的转身走了。

    司徒兰心那个郁闷啊,正想坦白两人并无夫妻之实,撇见公公婆婆眼中的期望,竟是一时语塞了,虽然这并不是她的错,可她却怎么也狠不下心,让两位老人失望。

    “爸妈,晴晴,你们慢吃,我也饱了。”

    她礼貌的颔首,得到了公婆的应允,才起身离开。

    加快脚步上楼,推开房间的门,她倒抽一口冷气,尖叫一声转过了身,窘得满面绯红,上官瑞竟然只穿了一条黑色的三角内裤,肩膀上搭着一条毛巾,似乎正准备去浴室洗澡。

    “不是都敢勾引我吗?这样就把你吓到了?”

    上官瑞走到她身后,戏谑的问。

    “我没有被吓到,只是你洗澡可以去浴室里脱衣服啊,你这样太随便了,假如不是我进来,而是妈妈和妹妹或是家里的女佣,岂不是不太好……”

    “除了你,没人敢这么冒冒失失的进我房间。”

    “那也多少应该避点嫌吧,我们又不是真的夫妻……”

    “你的意思,是在埋怨我没跟你洞房花烛?”

    司徒兰心无语的叹口气,转过身,用一只手挡着眼睛说:“果然是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就要跟什么样的人在一起,我们接触的时间虽短,但我的自以为是你好像学的不错哦,而且我不敲门的习惯也是跟你学的。”

    她咧嘴一笑,赶紧逃回了自个的密室。

    上官瑞没好气的哼一声:“什么女人啊。”不知觉的,唇角勾起了一抹浅淡的笑意。

    洗了澡出来,仍是穿一条短裤,慵懒的躺在沙发上看财经杂志,司徒兰心突然开了门探头说:“我把我的号码给你吧?或者你把你的号码给我?”

    她的一只手早有防备的挡在眼前,其实透过指缝已经看到了远处那个男人精壮完美的身体,只是这样,不会那么尴尬而已。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