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我问你她怎么变成这样了?”强行接过佣人手里的苏浅浅,席慕风看着怀里的人儿,眉头弯曲成一条虫,表情严肃,声音都变得冰冷无比。

    “我...”被他这么一质问,萧雅突然就紧张的说不出话了,半天就吐出一个字来,等到自己的气缓过来时,才补充完后面的话。“我们就一高兴,就喝多了。”

    可似乎她的回答并没有让这个已经低气压到极度的男人满意,薄凉的双唇拧成一条线,“就喝多了?”他不多说话,就是重复了一下她最后的话。

    这样的席慕风,是已经有点生气了的,也是萧雅从来没有见过的。

    他的冷漠,她知道,他的面无表情,她知道,他的漠不关心,她也知道。

    但是他的生气,她还不知道,现在直视他的双眸,都可以感觉到一阵寒意,正不知道说什么好呢,席慕风怀里的苏浅浅突然清醒过来,傻乎乎的嘟囔着一个人的名字。

    这个名字不是别人,正是在场的席慕风,连着叫了好几声他的名字,软软的声音,听的席慕风本人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他只感觉像是一根羽毛在心里挠动,痒痒的。

    所有人都没有说话了,佣人也悄无声息的从这几个惹不起的主面前离开了,萧雅则是离开也不是,站着也不是,心里对苏浅浅产生了一丝丝埋怨,她竟然骗自己。

    然而迷糊中的苏浅浅并不知晓现在的一切,只是不停的说不停的叫,然后声音越来越小,似乎是力气用完了,等到别人以为她要不说话了,她却突然冒出一句“席慕风你王八蛋”。

    这下,席慕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好了。

    不过他已经不打算再跟萧雅说什么了,冷眼瞥了过去,充满警告的意味。

    然后一转身,冷声说道,“萧小姐好走不送。”

    说完便抱着苏浅浅朝着楼上走去,从一开始到后来,他是终于睁眼看她了,只可惜是一种看待自己厌恶的人的眼神,尽管她是他妻子的好姐妹。

    门口瞬间一个人都没有了,只剩下萧雅一个人孤苦的站在门口吹着冷风,连佣人都没有肯出现的,她顺着刚刚席慕风上去的萧向望去,仿佛能看到刚刚上去的两个人的身影。她的表情渐渐开始有些狰狞,这是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改变,眼神也再也没有那么简单,从她注意起席慕风开始,她对苏浅浅的感情就似乎不那么简单了。

    落寞的将他们的门关上,她向着黑夜里走去,再回首,先前对这栋房子的想法又一次改变了。

    上了楼后,席慕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怀里这个充满酒气的家伙扔进浴缸里,他很讨厌这种味道,并且还是啤酒的味道。

    他好不温柔的将苏浅浅的衣服褪尽,本以为自己的定力足够好,可是当她完美的身体裸露在他面前时,他差点就要把持不住自己,想要将她占有。

    他并不觉得她有多美丽,跟有些女人比起来,她可能还要略差一分,可是那股无名的yùhuō,却是燃烧的越来越旺盛。

    “shit!”强忍着自己的那股子难受劲,他随随便便给她洗了洗便将她裹在浴巾里扔到了床上,随后自己便压了上去,粗鲁的朝着她的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