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现在年轻人已经结过婚的只有眼前这一对了,看来为袁家传宗接代的重任必定落到琬茹和袁惟伦的身上了,琬茹顿时感觉一座无形的大山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

    琬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端起果汁细细品尝,可是越是忽视那些目光,那些炽热的目光越是激烈,使得琬茹的手心直冒汗。

    “也是啊,琬茹这嫁过来也快一年了。怎么肚子还一点动静都没有呢,我这个婶子可一直都准备着给我们的的小孙子包个大红包呢!”郭小然语气显得随意谦和,可是无处不透露出得意的神情,何况琬茹才嫁过来一年不到,她嫁到袁家已经有十几载,一直没有生出个一男半女,如果这个侄媳妇都生在自己的前面,她这个婶子哪里还有脸面,那要回自己的那份家产更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婶婶,姐姐那么年轻,孩子事情不用着急很快就会有了。何况我姐上次差点就有了呢!”琬秋装作替自己解围,却不怀好意的说道。

    一旁的宋秋雨听到立马意会,这个琬秋是在替自己和袁惟伦说话呢,岂能让她唱独角戏呢,“是啊,弟妹,你啊先把红包准备好了。我们琬茹很快就会有的。”

    郭小然嘴上笑的欢畅,眼神却透满了不削,“红包随时都可以包,不过嫂子,我上次可是听说琬茹住院是因为流产导致的大出血,我看是不想给我们袁家传宗接代的吧?!”

    琬茹猛然一整,浑身都散发出冰冷的寒气。

    真的是躺着也中枪啊,何况她流产的事情不是早就被袁惟伦给压下去了吗?况且她在医院的那段时间里这个婶子也根本来有道医院来过,她语气这么肯定,她是怎么知道自己是因为流产住院的?

    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屈指可数,琬茹心里充满了不安,似乎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人监视着。

    所有人都知道袁老太太一心想要一个曾孙,而郭小然哪壶不开提哪壶,故意把这件事情当着众人面前说出来,其用意众所周知。

    如郭小然所预想的效果一样,刚才的一番话说出口,所有人都感到吃惊。反应最大的莫过于袁老太太,听到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惊讶的神情转过头充满疑问的向琬茹看去:“什么!琬茹,她说的都是真的?”

    “我的小曾孙被流掉了?为什么?”

    “琬茹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流掉我的曾孙?你告诉我,是我哪里做的不好吗?”

    提到这个问题,袁老太太情绪十分激动,这样的袁老太太是琬茹没有见过的,此时琬茹心底感觉无比的愧疚。

    早在结婚前,奶奶就曾握着她的手慈祥的说道:“琬茹,以后和惟伦结婚了,一定要给我生个白白胖胖的大曾孙儿,不,要生好多个,哈哈哈!”那是的琬茹还是个小姑娘,红着脸微微的低头显得十分害羞,低头垂眉羞涩的道:“奶奶,你这样说,人家很不好意思呢!”

    因为当初的对话,使得袁老太太相信她是真心想嫁个惟伦的,也确定她会自己生个曾孙,所以她一直很喜欢这个孙媳妇。

    琬茹对袁家的任何人都能抱着冷淡的态度,唯独面前的这位满头银发的奶奶,奶奶是真心对待她的,她没有办法对她冷漠,因为这件事情她觉得自己对不起她,慢慢的罪恶感,是她亲手扼杀了袁家的后代,扼杀了奶奶的希望,自己来反驳的机会都不愿意给自己。

    琬秋在一旁一声不吭,拿起饮料小口的抿着,她很期待这个姐姐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上次她能安然无事的逃脱,全都是因为有袁惟伦为她撑腰为她辩护,我看这次还有谁来帮你。

    说回来首先挑起这件事情的人事琬秋,刚好那时候袁惟伦出去接电话,时机选的恰到好处,她倒是要看看琬茹一个人怎么应付长辈们的责问,最让她开心的莫过于琬茹窘迫的样子。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