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不然,后果自负!”冰冷的语气,让人不禁打了个寒碜。

    琬茹心尖一颤,蹙起眉头,这才是他熟悉的袁惟伦。

    威胁她,琬茹这辈子最讨厌别人威胁自己。

    站在一旁的胡夏也等待琬茹的反应,嘴上说着让琬茹跟袁惟伦回家,但心里还是不愿意的,难得一次单独和她在一起。

    如果琬茹仍然拒绝袁惟伦,而跟自己共进晚餐,他肯定会觉得万分惊喜。

    琬茹杏眸怒视着挡在面前的袁惟伦,脸上的冰冷的神情愈加浓重,袁惟伦此刻的蹙了蹙眉,神情也愈加冷淡。

    他看到她散发出来的抗拒,是啊,一个尽然能自作主张的把他的孩子打掉的女人,此刻这样抗拒他有是什么新鲜事嘛?

    就在袁惟伦在反思,是不是自己用错方式了的时候,琬茹突然开口:“胡夏哥哥,对不起,今天我不能和你一起出吃饭,只能下次了,今天我得先和惟伦先回去!”

    这个结果三个人可能都不曾想到的。

    琬茹不是一个经不起威胁的人,但她知道这个时候不是反抗袁惟伦的时候。

    胡夏原本充满期待的眸光,瞬间变得暗淡无光,心里失落的道:“没关系,那就下次再约。”

    袁惟伦此时心里燃起一道骄傲的笑容,原本紧蹙的眉头此时也舒展开来,嘴角不由的扬起了一道好看的弧线,得意道,“还是老婆乖。”

    乖你个大头鬼!真的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他这演技和孔君瑶不相上下,不愧是臭味相投的一对,上一秒还含着脸怒视自己,下一秒竟然笑颜如花般的搞到自己跟无公害一样,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

    “大舅子,那下次我们一起约。”袁惟伦牵着琬茹的手,临走时还不忘了添上一句。

    胡夏报以冷眼回应。

    袁惟伦无视胡夏的冷眼,反而发出意味深长的笑声,似乎是在炫耀,又象是在挑衅。

    袁惟伦拽着琬茹的手,把他送上了车。

    车飞速的穿梭在夜色中,因为错开了高峰期,行驶在路上的车并不是很多。

    车窗外,这座城市灯火通明,车厢内气氛比起来却显得异常清冷。

    车内,袁惟伦白皙修长的手指随意的搭在方向盘上,眼睛注视着前方,琬茹轻轻煽动着眼帘,一双星眸在阑珊的灯火下变的流光溢彩,似乎是在思考什么,又象是在欣赏这座城市的风景。

    “怎么!被我破坏你和胡夏的约会,不高心了!?”袁惟伦淡漠的说道。

    怎么好好的话被从他嘴里吐出怎么那么刺耳呢,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琬茹转回头,盯着后视镜里的袁惟伦冷哼道:“神经病!”

    袁惟伦笑而不语,被琬茹骂习惯了也就习以为常了,反倒生不起气来。

    于是就陷入一片沉寂……

    过了一会儿,琬茹发现他们走的这条路是不他们别墅的路,袁惟伦一直说接她回家,这又是去哪里?她从来没有走过这条路。

    车依旧快速的行驶着,从喧闹的城市中驶向了宁静的郊区,这里的道路很宽阔,道路两旁全都是树林。和郊区的灯红酒绿相比,这里确实黑茫茫的一片,不知道到底去往哪里,琬茹忐忑的心似乎要跳出来,忍不住的问道“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一个你不知道的地方,把你给卖了”袁伟伦一边注视着前方,一边坏笑道。

    “滚!卖自己老婆,还真够有出息的!”琬茹白了他一眼冷斥道。

    切……爱说不说,我还不愿听了。

    琬茹依旧面无表情的望着窗外。

    这是袁惟伦到是有点不高兴了,本来想和她开个玩笑,逗逗她,没成想这个女人这么没情趣,不理解自己的一番好意依旧罢了,还摆着一副臭脸无形见又被骂了一顿,“我说,琬茹,你呢,最好能一直在我面前保持这样冷淡漠然的样子!”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