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琬茹宁愿自己和袁惟伦没有这层所谓的夫妻关系,这样事情反而容易办,可如今……

    既然老板是袁惟伦,原本简单的案子现在却变得复杂了起来,如果袁惟伦做主执意要选用悦家的,那这场竞争没有丝毫的意义。

    “叮铃铃……”前台的电话打了进来,“琬总监,一位叫孔君瑶的小姐说要找您,您是见还是不见?”

    虽然唐美美不知道琬茹就是那个一直不被袁少待见的神秘妻子,但是因为孔君瑶创立的悦家在行业内一直不受欢迎所以对她也表现的及其不欢迎。

    “琬茹姐,她来做什么!”唐美美蹙了蹙眉问道“像她这样的女人不配来我们公司,更不配见琬茹茹姐。姐,咱们不待见她!”

    琬茹面无表情,淡漠的回答:“让她进来吧!”

    既然孔君瑶都找上门了,她若是不见,岂不以为她在惧怕她?要知道这儿,可是她琬茹的地盘。

    很快一位穿着大红色的无袖长裙,脚踩一双金色红底恨天高,一副目中无人的女人,摇晃着纤细的腰肢进到琬茹的办公室。

    “琬茹,我有件事情想要和你聊聊!”孔君瑶,随手带上门,一双媚眼扫过站在琬茹办公室里的唐美美。

    好像在叫嚣着,让唐美美赶紧离开。

    本来就对她没有丝毫好感的唐美美更加不爽了。

    “不知道,孔小姐来,找我聊什么?”琬茹开口,压根没她刚刚的表情放在眼里,没有让唐美美离开,唐美美自然也没有出去。

    “我和你聊些私事,难道也要你助理听一听嘛?”孔君瑶挑了挑浓眉反问道。

    “哦?是嘛!我和孔小姐什么时候还有私事?”琬茹也照着孔君瑶挑了挑眉梢,微微勾起唇角道:“唐助理是我的下属,只要是在公司,所有的事情她都可以知道。如果你不愿意让她听到的话,那也没必要说了!”

    这个时候琬茹强势的一面丝毫没有给孔君瑶留有余地,该护短的时候必然会护短。

    “你……”孔君瑶被琬茹的一席话噎的无话可说,看来,琬茹宁愿不听自己说话,也要把唐美美留下,瞬间没了兴致。

    唐美美看着孔君瑶气急败坏的样子,心里暗自拍手叫好,让她嚣张,原本还担心琬茹会被孔君瑶欺负,现在看来是自己多虑了,琬茹并不是任人宰割的小棉羊。

    想到这里唐美美抱去了先去的担忧道:“总监,我那边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就先出去了。”

    看着唐美美的背影孔君瑶娇纵的说:“这才识趣嘛!”边说边拉开椅子随意的坐着,杏眸四处扫了扫然后一副欠揍的表情道:“啧啧啧~~~堂堂的琬总监就这样的配置啊!和我们公司小文员的办公室差不多嘛!”

    琬茹淡然的倚靠在办公椅上,的确,她的办公室确实不大,装修也是很简单,只是墙上挂着几张一般人看不懂的抽象画,办公桌上放着一盆绿植,这样的装饰符合琬茹的性格简约大方。

    孔君瑶对的评价丝毫不予理会,让她随意的打量着自己的办公室。

    “哎!琬茹,你要是有时间的话,什么时候到我那儿坐坐,我觉得我办公室的装修风格会对你有帮助。”孔君瑶毫不谦虚的说。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我觉得这样挺好。”琬茹面无表情的说。

    “怪不得,惟伦好几个月也不来一次,哎,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孔君茹耸了耸肩,表现出一副很遗憾的样子,接着说道,“你看吧,我的工作环境可是惟伦亲自设计的呢,所有啊,他一抽空就会过去坐坐的。”

    孔君瑶巴拉巴拉的说了一通,无非是在向她炫耀她的老公为她亲自设计办公室,还经常去她那里,那又怎样?

    她这样肆无忌惮的在琬茹面前炫耀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琬茹已经丝毫提不起兴趣了。

    “那我可是要多谢你了呢,经常把我老公伺候的舒舒服服,这样省了我不少事。”琬茹云淡风轻的说道,丝毫不为所动。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