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琬茹堕胎的事情琬秋也是从她一个高中同学的的口中得知的,据说琬茹做了流产手术之后,子宫大出血,因为出血量多引起昏迷。

    听到琬秋这么说,琬茹怒目而视,眼底泛过一丝冷意,这丫头着实欠揍,要不是自己现在身体实在虚弱,不然一定要好好教训下这个臭丫头,琬茹不由握紧了拳头。

    “琬秋,你刚才说什么?什么你姐堕胎,什么大出血,什么乱七八糟的?!”袁母脸色严肃。

    自己一直心里在急,这个琬茹和儿子袁惟伦结婚也有一年半载了,至今儿媳肚子迟迟没有动机,作为一个普通家庭的婆婆都会期盼着早日抱上大孙子,何况袁母。

    袁家几代单传,这几年家族的势力也日渐衰弱,早就希望琬茹能给袁家添个一儿半女的给袁家注入新鲜血液,也能让袁家将来在社会上多一点影响力。

    万万没想到的事,这个琬茹尽然私自来医院堕胎,丝毫没有把她这个当婆婆的放在眼里。

    “阿姨,您不知道姐姐怀孕的事情吗?”琬秋装作满脸无辜,楚楚可怜的样子看着袁母。

    “我知道还需要问你吗?”袁母显然已经非常生气了。

    自己想隐瞒的事情被被人在众人直接揭露,心情郁闷到了极点,此时琬茹只好闭上眼睛装作什么都没听见。

    袁母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被蒙混过关的人,年过半百可不是白活的,如果琬秋的说句句属实,她一定不能轻饶了这个琬茹。

    “琬茹?难道你不应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嘛!”袁母见琬茹闭着眼睛装作没听见更是火冒三丈。

    “沈阿姨,琬茹刚刚身体不舒服,现在应该累了,需要休息,有什么事情要么晚点再说吧。”胡夏实在看不过去身体虚弱的琬茹被逼迫的样子。

    “胡夏,这是我们袁家的家事,本该不让你知道,你还是少参合。”袁母见胡夏为这个打掉自己孙子的儿媳说情,眼睛里恨不得喷出火来。

    琬秋也是八面玲珑,在几个人之间任意穿梭,充当好人。再一次把胡夏拉到自己身边解围道:“夏哥哥,你这还是少说两句吧,这是姐姐和阿姨他们的家事,我们是外人最好不好干预。”

    接着又充当好人安慰着怒气冲天的袁母:“阿姨,您先冷静冷静,肯定是姐姐有什么难言之隐,不方便说而已。”

    “她?!有难言之隐”袁母此时已经怒火中烧。

    琬秋看着袁母欲言又止。

    “琬秋,你想说什么?”

    琬秋怯怯的偷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闭目养神的琬茹,叹了口气道:“阿姨,其实您应该知道的,自姐夫和姐姐结婚以来,聚少离多,你不觉得姐姐突然怀孕感到奇怪吗?我想,姐姐也是怕不好向您和姐夫交代才来医院堕胎的吧。”

    真是看热闹的不嫌事儿大,这真的是亲妹妹吗?

    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自打两人结婚以后,琬茹被袁惟伦冷落不是一日两日的事情。袁母本就不是很喜欢这个儿媳,于是也从不干预,现在听琬秋这么一说,琬茹自己偷偷的来医院堕胎的,这里面的事情过来人可想而知,如果不是袁惟伦的孩子,她为什么要想办法拿掉。原因只有一个,这个孩子根本不是袁惟伦的。

    “琬秋,你不要胡言乱语!”胡夏首先反应过来怒斥道:“你懂什么,不要瞎说。”

    被胡夏这样当着众人的面呵斥,琬秋装的一副委屈的样子,娇喋道:“夏哥哥,你怎么这么激动,人家也只是猜测而已嘛!”

    一旁的袁母紧紧地蹙起了眉头,努力压制内心即将爆发出的怒火问:“琬秋,你妹妹说的是不是真的?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惟伦的?”

    琬茹原本毫无血色的脸上,此刻显得异常冰冷,浑身被气的颤抖。

    没想到,有人尽然在自己堕胎的事情上来大作文章,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现在孩子已经被拿掉了,自己更加是百口莫辩。

    谁曾想到,她和袁惟伦之间的关系,说是夫妻,其实是被一纸婚约给捆绑在一起的陌生人而已。如果不是那天晚上,如果不是他喝醉了酒,如果不是对她做完那个事情后起身就走,现在也不会产生这么多误会,自己也不会忍受那么大的痛苦。

    现在这样应该是最坏的了吧!

    没有人能为她洗刷清白,或许就算是袁惟伦也不能为她证明吧!

    本来自己私自到医院堕胎,袁母就已经火冒三丈,现在更是得知自己儿媳妇流掉的尽然还不是自己儿子的孩子,更是怒火中烧,后果不敢想象。

    “妈……您听我说,不是那样的……” 琬茹即使知道自己的解释此刻显得十分苍白无力,但是为了自己的清白,不管怎样也要辩上一辩的。

    “不要喊我妈,我没有你这样不知羞耻的媳妇!”袁母已然愤怒到了极点,就连呼吸也变的急促起来。

    “你这样的女人,不配做我们袁家的媳妇,不守妇道,败坏门风,我现在就打电话给惟伦让她赶紧和你离婚。立刻,马上!!”

    “妈,和谁离婚啊?”病房门再次被推开,只听性感浑厚的声音从门缝里传出。

    袁惟伦,那个刚刚在医院门口偶遇的那个男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