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突然,身体下面有一股热乎乎的液体流出,怎么回事?容不得琬茹多想,小腹开始剧烈的疼痛,本就惨白的脸此刻就象是一张白纸,看着有点吓人。

    不知是因为身体的虚弱还是这突如其来的疼痛使她的额头上布满了豆大的汗珠。下体流出的滚烫的鲜红的血很快的染红了她的衣服,滴落到地上。

    也不知道,他知道她就在刚刚打掉了他的孩子,他会怎么想呢。

    虽然,自己和袁惟伦没有感情,但是他竟然会因为孔君瑶要孩子亲自陪她来医院做检查,说明他的内心里还是很希望有一个孩子的。

    千万不能路出马脚,见状,琬茹想赶紧离开回到门诊检查下,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哎呀!血……血……地上有血……”孔君瑶捂着眼睛一边尖叫一边好死不死的缩进袁惟伦的怀里。

    本就虚弱的琬茹,现在又出血,突然脑袋一边空白倒在了地上。

    “砰砰砰……”一阵敲门声在Vip1号病房响起。

    伸头看了看推门进来的人,原本以为会是袁惟伦,可进来的人并不是他。

    虽然努力让自己看淡看透,但是内心还是不由自己住的有些小期待,对啊,她也是个普通的女人,哪个女人不希望得到自己丈夫的宠溺与疼爱呢!

    琬茹的亲妹妹琬秋带着一个大果篮和她的婆婆袁母,后面还跟了位胡夏,一起来看她。

    袁母虽然已经五十多了,但是皮肤却保养的非常好,气质更是出众,一身淡雅的连衣裙使得她更加的雍容华贵。

    原本袁母一心想让自己的妹妹做她的儿媳,不知道怎么回事,最后阴差阳错的自己成为了她的儿媳。

    对于这个儿媳,袁母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不喜欢,感觉淡淡的,或许是因为太喜欢琬秋的缘故吧,同意她作为儿媳完全是考虑到琬家的家族的钱财和社会地位。

    旁边站着的这位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男子,正是琬家的养子 胡夏,因为性格率真,做事沉稳深的琬茹的父亲的喜爱,当然,妹妹也很喜欢这位“哥哥”。

    已经习惯一个人冷冷清清的生活,因为这次意外的住院,身边倒是热闹了不少。

    俗话说的好,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琬茹,感觉身体好些了没?”第一个走到他身边关心他的的就是这位“哥哥”胡夏。

    就在胡夏来到她身边询问病情的时候,琬茹就清晰的感受到来自妹妹琬秋的醋意。

    “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嘛,姐姐流了那么多的血哪里是一时半会就能好的!”还没等琬茹张口,琬秋已经把胡夏从自己的床边拉开,嘴巴贴在他的耳边轻声道:“袁阿姨也在,你注意点!”

    胡夏很是不爽,但是顾忌袁母是琬茹的婆婆,为了让她不要造成误会,为了琬茹在袁家过的幸福也只好默默的退到一旁。

    袁母虽说对这个儿媳不冷不淡,但是看到除了自己儿子以外的男人接近这个儿媳妇的时候,眼中升起不满之色,琬茹,你怎么啦?这都住到医院了,哪里不舒服啊?”袁母敷衍的询问道。

    袁母嘴角擎着微笑,目光却往琬茹的床头落去,嗯?床头竟然没有注明患者的病情,只有她的资料,感到非常奇怪。

    自己和琬秋在院子里喝茶,琬秋跟她说姐姐住院了,而且听说还是妇科病,这可是关系到袁家延续香火的大事,不能小视,于是二话不说就和琬秋来医院了解个究竟。

    她掩饰自己内心的不安,强挤出一丝笑意心虚的说:“妈,没什么,就是有些不大舒服,没有大碍。您就放心吧!”琬茹嘴唇微动,如果袁母知道自己来医院是堕胎的,可能不会这么和颜悦色吧!或许会火冒三丈恨不得把自己吃了,毕竟袁家四代单传。

    “姐,给你买的水果放在这里了,想吃什么我帮你剥。哦!对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要是不舒服我帮你去叫医生,堕胎可不是小事啊,你还说没事,都大出血了哪里会没事,你可得好好爱护自己的身体啊,不然以后想再怀孕可就难了。”琬秋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冲着琬茹不怀好意的笑了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