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等会到休息室里休息一个小时,如果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反应就可以回家了,最好叫家属来接你。”医生嘱咐道。

    琬茹弓着身子双手环抱着小腹来到休息室,这个时候她能找谁?这一切都是自找的。自己走错的路跪着也要爬完不是吗?无心睡觉,黯然的双眸呆呆的盯着天花板,肚子还在一阵阵撕扯般的疼痛不时的提醒她,就在刚刚她肚子里还有一个刚刚萌芽生命被她扼杀掉了。

    在休息室休息了好久,脑袋一段乱麻,只是下体隐隐的疼痛在告诉他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以后的生活又会回到往日的平静吧!

    又过了好久,身体的疼痛渐渐减轻,下体的血也好像流尽了,琬茹试着起床,准备回家,那个了无生气,冰冰冷冷的家。

    走进楼梯间,一阵凉风的吹到本就虚弱的身体瑟瑟发抖。

    琬茹不由自主将衣服用力紧了紧。

    从手术台下来的那一刻起,人流这件事情将永远永远的埋葬在她的心里。

    刚到医院大门口,迎面撞见一堆貌似情侣的男女。

    男人穿着一身笔挺的深蓝色西装,身材高挑挺拔,乌黑深邃的眼眸发出煜煜的光彩,高挺的鼻梁,俊秀的脸庞,一般的女生见了都会为之一颤吧。

    女孩则身材修长,皮肤白皙,眉清目秀,在加上精致的妆容,身着红色的连衣裙,确实会让男人垂涎欲滴,此时正亲昵的挽着男人的胳膊。

    四目相交,琬茹本就苍白的脸蛋,瞬间变的冰冷。

    没错,面前这对俊男靓女让人艳羡不已的一对不是别人,正是她琬茹的丈夫 袁惟伦和她的女友孔君瑶。

    没想到在这都能碰上他们!出门前真该算一卦。

    袁惟伦见到琬茹也顿时惊讶,在医院竟然会碰到她。

    不过,袁惟伦并没有要回避她的意思,大方的的问道,“你来这里做什么?”语气依然是那样冰冷。

    与他刚刚和孔君瑶那般满脸柔情与宠爱比起来,琬茹就像是秋天挂在树梢上的最后一片叶子般,孤单而凄凉,琬茹冷冷的扫了一眼他们,冷漠的回道:“来做妇科检查。”

    他没有任何资格知道他曾经和她有过一个孩子,她更不可能舔着脸告诉他,自己刚刚做完人流,她还没有下贱到乞讨他的关心。

    这时那个挽着自己男人胳膊的女人,笑嘻嘻的看着琬茹,就象是一个极其普通的熟人一样打招呼道,“琬茹姐,你还好吧?!”

    琬茹冰冷的眼神,不削的扫了孔君瑶一样,高傲的绕开孔君瑶的视线,完全不去理会。

    一个挽着自己男人的女人在自己面前炫耀,还会有闲心来关心她身体好不好?!

    笑话,真是黄鼠狼给鸡拜年。

    不论她对面前的这个男人有没有感情,总而言之,她对她没有一丝一毫的好感。

    孔君瑶被琬茹无视,觉得没面子,脸色变的很难看。

    不过她也是什么好鸟,转过头对着袁惟伦撒娇道:“惟伦,一会儿你先去开车,你不用陪我,我自己去拿药就好了,医生已经说了只要好好的调理下身体,很快我们就会有小宝宝了,你不用太担心。

    孔君瑶略作娇羞状,好像是一个刚入社会的小姑娘,一边将头埋在袁惟伦的肩头,一边挑衅似的眼神望着对面的琬茹,似乎在向琬茹炫耀,又似乎是在挑衅。

    真是一个十足的心机女。

    琬茹本就惨白的脸庞更加冷漠,冰冷的幺有任何表情。

    就在两个小时之前,自己鼓足勇气主动给袁惟伦打电话,问她肚子里的孩子要不要留下。这一秒他却陪着自己的小女友来医院,就是为了能让这个叫孔君瑶的女人怀上孩子?!这就是他口中的要忙的事情?

    琬茹下意识的抚摸了下自己的小腹,想到刚刚肚子里面流掉的孩子,觉得无比的讥讽。

    开始心里的那些不舍,此刻已是烟消云散,不为自己,哪怕是为了孩子,难道让孩子看着自己的亲身父亲和另外一个女人亲亲我我,你侬我侬?让她生活在一个冰冷的,没有父爱的家庭里吗?!

    明明觉得自己已经看淡了很多事情,为什么心里还会暗暗的伤感?这样的感觉让她有点不知所措。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