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目录 下一页


    天州市一院。

    长廊尽头的手术室内,惨白的手术灯发出晃眼的光芒,冰冷的手术刀在耳畔发清脆的碰撞声,让人忍不住的颤抖。

    “准备好了吗?”

    “恩。”躺在手术台上的琬茹攥紧了拳头,点了点头,眼底一丝决绝。

    “放松点,没您想的那么痛苦,很快就好了!”这时,主刀医生轻声安慰道。

    琬茹点了点头,可忍不住还是有点紧张。

    “放心吧,小姑娘,像这样的小手术,我们医院每天都要有做好几十台呢!忍一会,几分钟就好啦。”另一位医生在一旁附和道,接着,又不由得轻轻的摇了摇头,“哎,现在的女孩子啊,还是要爱惜点自己的好,不然受罪的还是自己。”

    琬茹微微闭目,把脸转向另一边,不想对医生作多解释。

    只是……

    眼角闪烁着一点泪光。

    她刚结婚一年,新婚燕尔,本该相濡以沫,恩爱有加。

    不过,一切并如她愿。

    那晚,狂风暴雨,雷电交加,一个人躺在温暖的大床上,手里捧着一本散文,借着昏暗的台灯细细品阅着。

    “砰!”

    忽然,楼下发出剧烈的撞门声惊醒了她。

    没要几分钟,一个一米八几大个的男人跌跌撞撞的推开她的房门,借着对着自己毫无由来的蹂躏。她一直在努力的拒绝,但是,力量悬殊太大,琬茹毫无优势。

    完事后,琬茹从刚刚的慌乱中很久才缓过神来。

    一切又回到往常那般平静。

    最近琬茹内心深处一直犯着嘀咕,大姨妈怎么迟迟还没来,不是一向很准的么?抱着忐忑的心情买了根验孕棒,小心翼翼的作了测试。

    看着手中验孕棒上两条鲜红的红杆,瞬间惊呆了。

    和他结婚后第一次做那种事情,尽然……

    这运气也“太好了”,完全可以去买彩票了。

    拿着手中的验孕棒,心中惶惶不安。没有一丝喜悦,一时尽然不知所措的楞在哪里。

    她非常清楚自己的未来的生活,虽然袁惟伦和她有一纸婚约,但心里十分清楚,这一切只是一个名义而已,她和他根本不是一条道上的人,最终还是要各走各的独木桥的,与其把孩子生下来让他生活在一个父母没有感情的家庭里,不如不让他经历这些,一个成长在没有温度的家庭里的孩子怎么能够幸福呢?!

    虽然极不情愿的和他联系,但是作为法律上的丈夫,肚子里孩子的亲生父亲,也为了尊重他,最后还是征求了袁惟伦的意见,求自己一个安心,上手术台前琬茹拿起手机拨通了他的电话。

    “有事吗?”一如既往的冰冷的声音。

    “额……有件事情,我需要和你商量。”

    “有什么事情需要和我商量,你自己决定好了,我没时间。”电话那头不耐烦道,“我现在有事,先挂了。”袁惟伦冷冷的道。

    “……”还没等琬茹张口,电话那头已经传来嘟嘟的声音,显然,袁惟伦已经挂电话了。

    结婚以来今天还是头一次给他打电话,他尽然对她那么不耐烦,哪怕一分钟也不愿意花在自己身上。

    原本抱着的一丝期待,被那冰冷的回答,淋的个彻底。

    也罢!

    这样她自己就不觉得会后悔,只会让她更加坚定的做出那个决定,不会留有任何遗憾。

    骗子!广告都是这么欺骗消费者的吗?说好是无痛的呢?!

    当冰冷的机械器材进入下体的那一刻,那撕心裂肺般的疼痛只有琬茹自己知道。

    时间过的好慢,每一秒都是那么的难熬,医生的每一次动作,都让她的的身心备受摧残。

    “手术结束了,很成功。”直到医生发出声音打破了这象是沉寂了千年一样的手术室。

    “您想看下吗?”

    此刻的琬茹脸色苍白,心情跌落到了冰点。她不想看,也不愿看,更不敢看,当自己进入手术室的那一刻她意识到,自己亲手扼杀了这个孩子的生命,心中的苦楚,心中的无奈,让她无从选择和逃避,禽在眼里的泪花终于破框而出,再也忍不住了。流泪不是因为身体的疼痛,而是心在滴血。
目录 下一页